为难自己

工作以来就是持续焦虑的状态,只不过不同时间程度不同而已,脸上时不时冒出的痘痘证明情绪还是很影响内分泌的。当我细想焦虑的原因,然后好好按照设想的步骤解决时,程度会轻一点,当我逃避不去想它时,它会加重。

其实有时不必那么努力的,浑浑噩噩也能过,可我就想把事情做好,交待的任务一定要尽力做好。这种状态,一点都不像在僵化的老国企中:喝茶看报混日子。

“我工作不是为了钱”,在工地上做苦力的时候我这么和同事说,我也确实不是为了钱,至少大部分不是。想要赚到———中间分心去查了二十分钟如何实现财务自由,有意思的是当我打出如何实现后,自动填充的第一个选项就是财务自由———足够享乐的钱似乎靠工资是不够的,如果是温饱的话我早已解决。所以我努力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段时间看哲学科普书,把哲学家生平粗略过了一遍,知道了康德是乐观派,而叔本华等人则是悲观派。小时候家中的柜子上就有一本叔本华的书,年纪太小,看过现在都已经忘了书上说的什么,但我怀疑它对我有影响,总有一点点小悲观。

还有一件事就是小时候在我爸工作的单位看到刚毕业的年轻女大学生,等我长大再去单位还是看到她了,已经嫁人,嗑瓜子聊天烤火上班。当时在想,天呐,人的一生难道一直这样吗,每每回想起来,觉得真可怕。

可大部分,就是这样吧。永远会困在一个阶级一个范围内,要做出超越的事情并不容易,需要极大的勇气与毅力。

好啦好啦,拖拖拉拉一边上网一边在写很低落的文字,其实过得还不错的。

前几天刚去了内蒙古草原一趟,地广人稀,蓝天白天,空气很好。今天又放空一天在休息,晚上看了迷航3。公司每人发了一部新手机,感觉大屏幕高端点的安卓机挺好用,于是就把新买的苹果6s换了。最近还看了一季哥谭镇,发现可以中英字幕切换,不知是电视简单还是英语有长进,整个一季的电视我都开的英文字母看的,无碍,挺高兴。

心情又好了不少,别为难自己,好好过。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

一边开着奥运会,世界大同,一边是内战不断,炮火纷飞。

最近看的也只有王宝强和奥运会了,新闻对国外的报道似乎不多,即使有也是这里失火那里暴乱,资本主义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感受不深刻。

邮箱里TIME推送的邮件看到一篇说叙利亚内战的文章,焦点是坐在救护车上的男孩,刚又看到推送,说那个十岁的孩子已经死了。视频中,他满身是灰,用手掌擦满是血的脸,似乎还没回过神,看视频时想着已经送上了救护车,应该会没事吧,没想到死于内出血。

心中五味杂陈。

叙利亚内战,大国暗中较劲,将别国变成了角斗场。万一战争升级了呢?脆弱的和平。

 

又干了一件没想明白的事情

今天去买了嵌有石头的戒指,俗称钻戒。我看过电影血钻,也知道钻石的价高不过是炒作垄断的结果,可这些并不重要。其实这钱应该是花着买感受的。当时很爽快的给她买了一枚吊坠,两枚戒指。直接卡里的钱就刷完了。我的没看到中意的,并且更重要的是没钱了。只有等过段时间再说。

今天那几个服务我们的店员可高兴了,送了一对玻璃罩着的镶金娃娃,然后组织所有店员一起在唱歌,还有两个店员在边上放了礼炮,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妹子口上说石头啊太贵了啊什么的,真买了却高兴得不得了。出去就带上了,我就担心她这个马大哈还没多久就会弄丢,那还得再买。

人生就是一直在干没想明白的事,也许凡夫俗子就是这样吧,想反抗世俗,却又默默在遵从,只有不一般的人才能打破阶级的局限。

逛一天回家后,看到物业在门上贴了单,要交两千的物业费,一脸懵逼,哪有这么多?再想想还有一笔信用卡要还,此时我只想唱一首乡村轻摇滚风格的歌曲表达我的内心:男人就是累。

又建了一个网站

是的,我又建了一个网站。

小白建站,无非是下个模板,改改代码,上传些图片。不过这次我还是有些想记录的。

又一次思考了写博客对自己的意义,就像对人生对婚姻的思考一样,我时而明白,时而迷糊。写博客成了一种习惯,几年间,心血来潮会注册域名购买空间同时搞两三个网站,偶尔只剩下这一个站在写东西。今天打包博客上的文章转移,发现有接近500篇文章了,其中大部分只对自己有价值吧。很长一段时间文章都非常“水”,纯充数,接下来,在新网站上注重质量,不为更新而更新。

编程和英语。我认定物联网是下一个引爆点,编程一定会像打字一样是一个基础性的要求,同时为了更好的和外界交流,学习先进技术,英语也必不可少。目前我有一份别人眼中非常不错的工具,但我自己却觉得困在了笼子里,安于一隅,斗志不足。在新网站上把这两项设定为一个专题,持续学习。

最近家里多了一条狗,和一个扫地机器人。两个玩意都傻傻的,萌萌的。

 

英雄崇拜

下午看完了《妙警贼探》 (White Collar) 第六季,印象中有很久没看了,不过当发现它在14年就完结了还是有点小惊讶,原来我有这么久没看了。以前一直看的一部《超感警探》(The Mentalist)也在几年前完结。印象中看的大部分都是科幻片,其次就是像这种有聪明角色的剧了。

看着电视似乎自己化身成他们,聪明绝顶,幽默风趣,高大威猛。

一定得把崇拜化为动力才行,不然就真成做白日梦了。

 

健身要循序渐进

慢慢征服自己身体的感觉很棒。在搞定倒立俯卧撑后,一经常健身的朋友和我说最难的是俄式伏地挺身,于是我又开始慢慢的练习,想要征服这个“最难的动作”。

比较惨的是。昨天因为热身不足,背好像稍微拉了一下,估计伤到了。现在一抬手背后面有块肌肉就痛。估计又得休息几天了。

最近整理博客发现存的草稿有六七十篇,大多是一两年前在其他博客上写的,其中有篇文章说回头再看这些文字会觉得可笑,本想按原来的日子发布,可是操作失误,发了几篇到最新的日期,索性就算了,都是自己的东西。

最近心中又有波澜(经常有波澜,三分钟) 。先做

恐怖旅馆

这家旅馆让我感觉很恐怖,但是因为自己经常看恐怖片,所以每次都住在这里。

有次被吓到是在晚上十点第二次来住宿的时候,我仍旧像上次一样说我要一间房,交完押金后前台的小妹给押金条和房卡给我,告诉我开在505。从外面看这所旅店不高,没想到还有五层。我提着行李上楼,第一次我是住在二楼,和另一个人一起。

走到四楼的时候往上没有楼梯了,对,只有四层。汗毛都立起来了。明明只有四层却告诉我5开头的房间号,这时候我几乎想飞奔下楼。但这是现实生活,我告诉自己,没那么容易碰上神秘事件。我转而向四楼的走廊走去,那里散发着潮湿的味道。在走廊的另一端,有上五楼的楼梯,楼梯口有铁门,但没有上锁。

真是具备了很多恐怖元素。战战兢兢到了五楼之后发现五楼只有三个房间,转角一个门,靠边两个门,大概只有三米的走廊长度。门号是506 507 508,没有505。再一次想跑,然后再一次告诉自己没那么容易碰上神秘事件。尝试着用门卡开506的门,滴的一声门开了。难道是我听错了?

房间的灯仍旧像恐怖电影一样坏了一个,只有一盏灯,照亮房间的一角。有电脑和电视,对于这种小旅馆来说,算是很不错了。厕所的马桶是烂的,如果冲水稍微过大,水会从马桶座的底部溢出来,幸好颜色不是血红色,只是水。不然我真要丢下行李落荒而逃了。

住了一晚,什么都没发生。今天又是住在这间神秘的506房间,于是记下这个恐怖旅馆。

执念

这几日自己放假,回到家里,得空的我感觉像回到读书时的假期,天天上网逛,困了就睡,醒了有吃的。可能是换了一个博客的原因,再加上有时间,我再一次像打鸡血一样想更新文章,折腾网站,结果是没运动,吃太好,睡眠少再加上胃不好,今天中午吃不下饭,晚上不得不买药吃。

晚上整理以前收藏的网络上的东西,有一部分是关于网站技术的,DNS 域名转移 重定向 网站优化,现在看来全是不太有用的,只好一一删除,多亏在上一个博客时不能搞这些玩意儿,只能看看,不然我估计博客持续不了哪么久,因为很快就会把热情用光然后退出。

看自己订阅的博客翻一翻又退订了一批,因为好久好久没更新了,或者写的内容我不太懂,虽然我挺喜欢网络技术的,不过我真是不懂。沿着一个老博客,翻评论,像最开始一样找到一个又一个老博客,这些都是五年以上的了。过了这么久,还在写着,总会有一点什么东西值得看看。我仔细收藏好,待有时间一篇篇看。

个人博客的吸引力在于博客背后的那个人,其他内容技术、或者资讯我都能在不同网站找到,但个人博客背后的那个人独特的感觉、故事是谁也不能取代的。这也是我执念的在网上寻找的原因,也许是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文字在哪里都一样,有些问题讨论了很久也没什么结论,例如博客需不需要读者,是自己搭建独立博客写还是在网站上别人提供的空间写。我不管这些,我找到的这些吸引我的博客,都在不同的平台,新浪、博客大巴、点点、blogspot、wordpress.com、用不同平台的独立博客甚至QQ空间。

细水长流,码字好了,就算过几年回来再看现在感觉幼稚可笑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