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努力的幸福

前段时间流行躺平,有个说法是真正在聊躺平的人反而是最不会去躺平,最焦虑奋斗的那群人,真正躺平的人根本不会去聊这个事儿,躺就躺了,不会瞎嚷嚷。

有个戏谑的说法叫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却会很爽,今晚上我就躺平爽了一把,骑单车在回家路上想着如果一下班就回家,随便吃点东西就学习,那到十二点其实有六个小时,可以干很多事情,学习的进度也能赶一赶,但到家感觉好热,拖了衣服裤子躺沙发喝饮料的时候就想着看看电视吧,开了电视就看到电影频道在放《九层妖塔》,半路开始看,稀里糊涂看完觉得没劲,又打开爱奇艺,搜来搜去又看了一部看过好几遍的老片子《谍影重重》,经典的就是百看不厌,中途等老婆回来给她做了点晚饭吃,她一边吃饭和我一边看,等两部电影看完吧,四个小时就过去了。

啊,时间都去哪儿了,时间就这样消失了。你说这样不努力很爽吧,其实也没有爽到哪里去,心里还是不痛快,想着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完,放松不了。于是便打开电脑嘟囔一阵。真正的爽应该是努力奋斗后的放松与奖赏,这样看人其实都有M倾向,不虐一点感觉不到刺激,大脑的多巴胺分泌不足。希望后面我能真正体会努力自律后的不努力的那种放松,真正的幸福。

一幕

从二楼咖啡馆的落地窗向外看去,街边有个姑娘,穿着齐膝的白色袜子,手里拿着里面带彩灯的气球。我的右前方似乎是四个年轻妈妈正在进行好闺蜜之间的交谈,其中一位边上还带着小朋友,小朋友专注在手头的玩具上面。迎面走来了一位年轻爸爸,双手提着两岁的女儿,一边小跑一边摇晃逗着她玩儿。

我开着电脑浏览了一会美国的塌楼事件,一百多号人埋在下面,七天了别说救,也没挖几个人出来,剩下的看来他们是放弃了,救援速度慢就算了,竟然还看到一则新闻说边上那栋还未倒塌的楼疏散了人群,很多人担心在里面的宠物无人看管。外国人真是喜欢宠物。

眼前的场景和远在天边的那些事情,就在我脑海里一幕幕过,很是冲突。每天花点时间享当下的生活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别想那些烦人的事情了。

开心点,别抑郁了

临近下班的时候和一个朋友在聊抑郁症的事情,他这两年一直在吃药,说是偶然的一次看医生,医生发现他有抑郁的症状,然后就开始吃药了。说现在积极多了,有学习的动力。

我说你以前也挺积极啊,他说那是焦虑型的积极,不一样。听他这套说法,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自我暗示导致抑郁了。按他那套标准,我也是焦虑型抑郁啊。

明明现在生活条件比以前好那么多,但是看调查报告有各种精神问题的人不在少数,抑郁都算轻的了。看了物质生活的丰富只是幸福的一个方面。之前看到过一个小技巧,说每天写三件开心的事,或者让自己满意的事情,就会幸福一点,这可能也是自我暗示,不过不管什么方法,有用就行。

亚里士多德说,幸福是生活的意义和目的,是人类存在的全部寄托和终点。开心点,别抑郁了。

有时候就是得阿Q一点

大早上开车上班,被一辆穿行三个车道想左拐的车给碰了,路过的交警定对方全责,等了很久对方保险公司的人才过来,等我开到4S店时已经十一二点了。

车的右前侧被碰,所以前杠,大灯,翼子板都有损伤,大灯得换,着实郁闷,但想着也就误点工算了,签了单子回去等三天后再来提车。回到家后4S店打电话来说前杠保险公司说不让换,没达到换的标准,让修,这坑爹的,我前杠被碰成那样说不让换,是不是搞笑,一通纠缠后竟然成了我再出个三百块,保险公司那边搞个什么方式,然后4S店去换。挂了电话愤愤不平,一俩新车,原配件得换不说,我还得出钱,越想越生气。一怒之下跑去健身撸铁,发泄发泄。

只能想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出故障翘班休息了一天;前杠另一侧本来有点小刮擦,现在补的钱相当于作油漆了;换的新大灯可能更亮,前杠的感应探测器更灵敏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理由。成年人还是得学会调节心情,偶尔阿Q乐观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一夫一妻制

一夫一妻制保护了社会底层民众,不然很可能就是一边是三妻四妾,一边是娶不上老婆,那社会就不稳定就要造反的。但性需求是生物长期以来进化的本能,根本防不住,所以你看不管哪里哪个国家都有或明或暗的红灯区。

最近和一些女生在聊婚姻这件事,我就问他说你男朋友活着你老公生理出轨、心理出轨,你更接受哪一项。有些是说能接受心理出轨但是不能接受生理出轨,有些是都不接受。

可能是样本太少了,这和我理解上的知识有偏差。我理解的应当是女生更在意心理出轨,而男生更在意生理出轨,因为我印象中看的一本书有个理论,说女人的后代肯定是女人的,而在古代大乱交的时代,男人的后代则不一定是自己的,所以男人的基因进化更在意身体,并且男性生殖器官进化成蘑菇头的形状也更利于将其他男性的精液排出。

理论上是否正确我没去研究,但这一说法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过去这么久了我还记得。

更有人反问我说,要是你老婆出轨你什么心情想法,当时我也没想到怎么回答。因为我确实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真有这个问题感觉第一个应该要反思自己吧。也许是因为交流、陪伴、吸引力不够等等而导致的。双方都是这样,男女平等嘛。

买了一套架子鼓

两三年前的时候,一朋友跟我说,发现你越来越无趣,之前的幽默哪去了。看来换一个视角能发现很多问题,确实没有以前那么机灵了,但不同的是,他还没结婚,热恋中,也没有小孩,所以和他说估计他也不会懂。生活会消耗精力,精力消耗多了就没空抖机灵,就没那么有趣了。

荷尔蒙过剩的时候我能花三四个小时写命题作文发博客,绞劲脑汁装逼。现在可没劲头那么做了。生活中能找到一堆事情想,学区房,小孩教育,长辈身体,家庭医疗保险,自己发展前途,夫妻关系,工作社交。

但还是不能以此为借口,让自己逐渐在油腻无趣的道路上滑行。所以我买了一套架子鼓,还准备买XBOX,开心一下,调动一下积极性。

小黄狗

今天出差到项目工地上,看到工地养了几条小狗,又想起几年前我在另一个工地做事的时候,租的出租屋房东养的那条小狗了,不禁有点伤感。今天看新闻看到链家董事长生病死了,五十岁,我还以为他应该是几百亿身家,没想到竟然有几千亿身家,财富排名紧紧挨在马云之后。

下午打电话给朋友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突然心情就不好了,连吃饭都没有意思。其实跟生死相比,真不算什么大事,可这么开导自己没用,劝别人很轻松,让自己想通却不容易。其实过去以后,再回头看到这篇文章,可能我都记不清这件事是什么了。人生在世走一遭,要好好珍惜好好体验。

如何淡然面对死亡

小时候,不太明白死亡这个概念,身边也很少发生,再大一点,就害怕身边的人离去,偶尔做梦梦到亲人离世会哭的醒来。到现在,听到的死,或者将死的消息越来越多,似乎惊悚的感觉淡了一些。

但死亡还是太可怕了,怕到不敢想。什么时候能淡然接受死亡呢,我觉得很难,可能是得人生无遗憾之时?古语有云,人生而有涯而学无涯,苍茫大地和浩瀚宇宙了,人的一生太短,怎么会没有遗憾?我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悟的不够透彻。

也许是大家都觉得人生短暂,在医学上也不断钻研,强行逆天改命,人均寿命比起古代要高不少,不会说一点头疼闹热,偶感风寒就英年早逝,但仍然有些病很让人头疼,例如各种各样的癌症。

朋友家人得了癌症,卖房卖车,借遍亲戚朋友,最终可能还是会人才俩空,跟我刚看到的文章有共通点。但你换位思考一下,真的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你能不救吗?他会自己放弃吗?支付宝推出的好医疗保险,目前我和老婆都买了,想给家里长辈都给买上,重疾险也买上。实在是太可怕了,普通家庭的抗风险能力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大病。我妈说真要有事就不治了,怎么可能?

作为科幻爱好者,总觉得碳基生物要被硅基生物所取代,没啥好留恋的。但作为生物本能,我体内进化千百万年的基因肯定是会让我挣扎着不消亡,努力延续。这种斗争将会持续很久,所以回到现实层面,做好充分准备,家破人亡这种事一想到就非常不淡定,买些合适的保险啥的,即使死亡,也得让我舒服一点面对,这样,尽人事,听天命,面对死亡,可能就会淡定得多。

小孩生病复盘

在一个坑上跌倒两次,上次是年前刚上幼儿园就发烧,小儿肺炎,直接没去了,折腾了半个月。这次换了个幼儿园上学过了两周,又发烧了。3月18日去看了急诊,医生听诊器听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开了点药,说是抗病毒,扁桃体发炎,让后面吃个三天药,如果还发烧的话就再来看。中间几日晚上偶尔发烧,但都还好,昨天开始就咳嗽的非常严重,23日晚上再去的时候就让住院观察了。

这个事情有几个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是18日发烧的时候,没有去以前经常去的那个民营医院,因为老婆说上次治了那么久,肯定是水平太差,这次换家医院。公立医院晚上急诊感觉都是好年轻的小妹子,对经验的丰富程度有些许担心。第一次没看出什么毛病也不怪医生,确实没有什么症状。不过看病看多了我都知道是个啥套路了,看看血常规,化验大便看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咳嗽拍个胸片。

第二个是21号应当就再去一次医院的,可是当时没有发烧,所以想着应当是好了,就晚了两天。我还怪老婆明明生病了还带出去乱逛,估计她也没当回事。提前知道的话吃点药就行,再往后就肯定是打针了。感觉打针这个下次还是会反复。

同事又让带去中医院去吃中药,说提高抵抗力才行,中西药这个呢,我也搞不懂是个什么名堂,我也不敢乱说。只希望这次快点好。后面我把药的清单更新一下图片(感觉没必要,第一次开的抗病毒的药,又没治对)

还有个有趣的事情是,这次换了应当是三甲公立医院,老婆又开始觉得公立医院服务质量、环境没有我们之前去的民营医院好了。我说你这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优势都想占啊,又想收费少,又想质量好。

睡眠不好,都不晓得写了啥,今天还得带去住院,后面再修改。

政治让人混乱

早上看了俩小时新闻,一是河北石家庄新出现的疫情,一个是美国国会被攻陷的后续。

前面一个没啥可说的,继续保持警惕,今年想跨省回丈母娘家可能有难度了。相信经过这么多次的考验,中国后续的防疫工作一定会比一开始要做的好。

看疫情新闻中的小插曲,在美华人有人患了新冠,在推特直播每日的情况,最后死掉了。三十几万的死亡病例,从群体来看也就是个数字,但放大去看个体,却让人非常伤心。本来应该有美好的生活,这种不能呼吸致死的痛苦,以及临死前的绝望无助,想到就令人不适。

昨天国会被川普支持者攻陷后,美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新闻说暴徒,反观当时香港的情形、媒体的说法,令人啼笑皆非。政治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投个票,5:5,每个人都有支持的理由,看这头觉得很理由很充分,看另外一边也头头是道,最终就成了妥协的艺术。

权力让人狂热混乱,政治让人狂热混乱。想起前段时间看的那本《数字思维》,人类不过是大型的试验场,在混乱中形成秩序,一代代传递变化。以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再过个几百年还真有可能硅基生物取代碳基生物统治地球。所以也别多想了,好好过好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