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当一件国家不想报道的事情都能在朋友圈刷屏的时候,说明事态已经很严重了,比如最近的香港公民运动。

为了学英语,我偶尔会去国外翻翻新闻看,发现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经常吵的不可开交,各自支持的媒体,比如CNN跟FOX,经常在同一件事情上报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再加上我英语又不是太好,时常看的比较纠结,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

英文看不懂,我就看中文的。后面我就找台湾的新闻或者媒体节目看,支持国民党的蓝营媒体跟支持民进党的绿营媒体也是各执一词,发个大水,蓝营管辖的区域淹水,绿营媒体报道水淹的多高,蓝营媒体报道水退的多快,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这也许就是政治吧,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使用各种手段。中国是一党执政,在这个方面看点自然没有国外多,官媒通常都是一呼百应,也就是我们说的官宣统一口径,有党的纪律,不是官宣也得看着官宣的动作,防止自己一不小心碰了红线封了号,所以才有自我审查。

官宣动作统一的缺点就是反应会有点慢——得等上面发话啊。美国把中国设定成汇率操纵国,我早上起来刷手机看到的国外媒体的新闻,等到中午十二点了国内官方媒体还没消息,腾讯、网易、搜狐这些都看了个遍。差点以为早上看到的新闻是幻觉,等到下午才密集看到统一的官宣:美国无耻,霸权主义,巴拉巴拉。事件我们不论,但媒体反应速度确实有点跟不上特朗普的发推速度了。

香港的事情似乎也是这样,两三周之前国内似乎很少报道,而最近媒体大军开动,铺天盖地的报道,各种自媒体也是不遗余力口诛笔伐,一小撮香港的暴徒,煽动无知无畏的小青年企图推翻香港700万市民赖以生存的家园,再加上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在背后操纵,这个事情中央是不出手不行了,看着这个群众氛围,似乎大家对再出动一次坦克都觉得无甚大碍。

按照常识,民众应该智商大部分差不多,谁也不会比谁聪明多少。香港人按道理说接触的讯息更多,不说聪明多少,至少也不会太蠢吧。一两百万人上街,要不就是我傻,要不就是他们傻。目前按国内媒体的报道,肯定是他们傻,蠢的蠢,坏的坏。我只能说明显说不过去啊。

最通常听到国内自媒体的说法是:香港殖民时期没有选票,现在说什么一人一票真普选,当时干啥去了。以前咋不上街,现在瞎闹?

这个说法,听起来确实是很有说服力的,但仔细想想其实不对,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吗?问问香港人自己就好了。预设立场总是不好的,以我这种浅显的思维,只能猜测他们对现任政府很不满意而已,不管是经济发展不够快,贫富差距过大,还是心理上对中国不认同,觉得自治权被剥夺,总之总会有一堆上街的理由,不然一两百万人总归不是为了寻求刺激好玩吧。

 

 

自己的牙疼比名人的生死重要

不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再大也就是茶余饭后谈资。最近中美持续紧绷,还看到推送新闻说中国战略核威慑武器巨浪3试射成功,能从中国近海攻击美国全境,针锋相对秀肌肉啊,让平民百姓瑟瑟发抖,我就想不明白网上那些情绪激昂,喊打喊杀的,是不怕死还是怎么了。真有几颗导弹落身边,看你还能不能高兴得起来。

当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最痛的,比如今早上开车进公司停车场碰到门边刮擦了,现在我心还是痛的。碰完之后停好车去检查,刮擦的还挺严重,估计要去小钣金一下,拍了照片,一直心痛。虽然都说新车磕磕碰碰难免,但是这么严重还是太不爽了,比中美打贸易战、科技战还不爽。自己的牙疼比名人的生死重要,深有体会。

下篇文章,估计是更新我去修车的照片了。

 

长跑与心情波动

上周五跑了一次10公里,集团组织的,我拼了老命跑完了,平均心跳190,表弟和我说以后千万别这样,有可能会心脏缺氧猝死,有点后怕。在此之前我尝试跑过几回,但是每次跑六七公里的时候就感觉不行了,实在跑不动。

比赛期间我一直把自己的目标分解,每个灯柱跑15步,到了以后重新计算,默念扛下来,这也是我以前看书时候学到的。一个大的目标,分解完成后安心去做就能达成,但是生活中这点我老是做不到,很容易被一些事情影响心情,打乱计划。

比如这周本来要完成一本考试教材的学习,但花费了两天的时间去看车选车,对车我没有太多了解,恶补了很多知识,轿车、SUV,中型的大型的,眼睛都挑花,最后还是选了最先一种,走性价比路线的。原本设想是买三系的宝马,当时看到一俩蓝色外观、红色内饰的标准轴距的三系,真的是很漂亮,去年年底的价格还不错,没想到现在又上涨了两万,性价比不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像BBA这种本来就不是走性价比路线的,一年下来油费保养保险都会比家用的那些车型贵上一倍。

以后有能力了再说吧,现在只要是花钱就是各种心情波动,特别是有宝宝这个金钱粉碎机以后。从当初一个满怀理想激情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动不动就想咋样才能赚钱的油腻的人,不知道算不算现实对我的塑造。

 

私密的东西还是别往百度网盘传

很早之前有过新闻,百度网盘的手机版默认自动上传备份照片,然后网上一大堆的证件照、生活照泄露,还有人专门做爬虫,利用关键字收集百度网盘身份证照片之类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大一点的国内网盘,基本功能不好好做,像是文档实时同步,文件增量同步等等,全都往容量上堆,1T,2T,10T。成了盗版资源、色情资源的泛滥之地。前两天工作的时候我要搜一个公共厕所的CAD设计图,然后就用了工具在搜索。

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是偷拍,有些是自己上传的生活照资源。然后我用其他关键词又搜了一下,也有很多类似的资源。我真是服了。

clipboard.png

 

点开第一个,既然都有期末语文模拟试卷了,估计可能是高中生激情之余的摄影作品,然后又传到了网盘,接着不知道怎么的就分享出来了。当然这些直接在他的页面上是看不到的,但是爬虫搜索引擎都记录下来了。直接打开还是有。

我给女主角打了马赛克,高中生男主角没把自己拍出来。

更神奇的是有些资源要提取码的,搜索引擎也提供了。。。

clipboard (1).png

 

这就让我比较震惊了,虽然因为工作要经常下载东西,一直都开通了会员,但我平时都不往百度网盘传照片的,都是些各种资料。要是哪天手抖,岂不是搜到的照片都是我的了?

大家还是多长个心眼,不然下一个艳照门主角就是你了。

小狗死了

房东家的小狗死了,被勒死的。那天晚上我刷牙时听到它一直在外面叫,于是出去看,发现它的链子和它妈,一条母狗的铁链交叉,因为链子一端绑在窗台上,比较高,母狗走开一点它就被扯着。它一直想绕出来未果,于是叫个不停。当时看着还感觉好笑。刷完牙就上楼了。

第二天才知道它死了,勒死的。猜想应该是越绕越紧,被铁链缠住死掉的。也许他安静一点,等着第二天他主人来解开它,或者我前一晚在他狂吠的时候去解开,它都不会死。可惜两种情况都没发生,于是他死掉了。

母狗生了几只小狗,有三只小狗它家主人自己养着,其余的送人了。最开始有只小狗被门口的卡车撞死,于是房东把另外两只小狗拴起来不让它们乱跑,没想到现在又勒死了一只。命分贵贱,农村这种土狗比不上城里的娇贵,死就死了。反正长大不是卖了就是吃了。

这两只小狗是看着它们长大的,两个月就长大好多。没想到就在工地完工,我要去另外地方的时候死掉了,心里有点触动,如果晚上去帮它绕出来,可能它就不会死了。以前吃饭时房东说这两条狗,一条皮毛好,一条皮毛不行,不顺。估计是另一条一半价钱不到。命贱还悲惨,现在皮毛不好的这条不在了。另一只小狗孤单单,虽然还是在吃饭的时候叫个不停,我却没有搭理它的心情。

有的狗吃专门的狗粮,每天还有人带出去散步,帮它洗澡顺毛,没事还逗着玩。有的狗吃不着东西,能捡到一根骨头算是幸运,不是被车撞死就是被笨蛋主人乱拴勒死。还有一句话怎么说的,人与人的差距,比人与狗的差距还大。不过作为人还是幸运的。这个世界还没有不公平到让踏实肯努力的人永远无法出头的地步。

戒推特后遗症:一直看Youtube以及想拍Vlog

戒除推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像戒烟需要没事吃些糖打发嘴巴一样,我在注销推特账号以后,把刷推的零碎时间花在了看youtube视频上面,原以为会多写几篇博客,但是在知乎开了专栏以后,写工作上的文章每写一篇都是费尽心力,实在是不想再动脑筋。视频看多了之后我就有了自己拍视频记录生活的想法,在之前的博客里面提过,买设备的心呐,是砰砰跳。但结合我以前的经验来看,大概率就是花了一堆钱,回来却干不了什么事,为了不给拮据的生活雪上加霜,再三考虑后我作出以下行动。

1、手机:首先换了一部手机,原本的手机用了三年,换过一次电池,一次背板,现在屏幕也有点摔裂了,虽然对于不玩游戏的我来说性能尚可,但本着换新手机以后可以拍视频的想法,还是买了小米9。当然,买之前其实还考虑过华为mate 20,以及等P20,但考虑到价钱,想想还是算了。

2、固态硬盘:接着趁现在SSD价格比较低,买了一块TOSHIBA TR200的固态硬盘,其实有考虑过价格更低的国产硬盘,其实我现在win系统就是用的这种,比如影驰之类的,1GB大概低到0.5元,但为了后面做事更好的体验,还是买了号称“质量底线”的TR200,480G。

3、win+mac双系统:装上了黑苹果,自己折腾是折腾不来的,老了。回想八年前,曾经想在手提上装黑苹果的日子,仍然头皮一阵发麻,当年没日没夜折腾了五六天,装了个win+mac双系统,最后勉强使用外接键盘才能使用。印证了那句话,装黑苹果的,一个是作,一个是穷。淘宝奸商远程帮我装黑苹果的时候,速度快的出奇,半小时吧,当时真心疼我那130块,咋这么快就装好了?用上以后倒有点怅然若失,那种期待感消失了,很容易就得到的满足感反倒没有那么持久。

4、软件:用上了final cut pro 剪片,还没系统学习的。下午瞎拍了一些直接就开搞剪片子,也整出来了。小米4k 60帧率的视频还真是大,剪完一分钟的片子导出来有9G,有点无语。上传youtube得好久好久呢。

5、手机云台:剪视频的时候发现手持的还是不行,站着不动还勉强,动起来晃到不行。小米号称拍视频DXO评分世界第一,事实证明一分钱一分货。我用4k30帧去拍,防抖还行,就是我看着头晕,总感觉一卡一卡的,只有用60帧才能感觉到丝滑。迫不得已,又买了个手机云台,测评对比看了很多,像大疆、智云,还有些七七八八的,最后选了一个最小巧,评价还不错的SNOPPA ATOM 手持云台。

 

以上就是我用到的最低成本花费,不到5000块。然后其实很多长草的东西。比如

1、新出的α6400,号称最新一代vlog必备相机

2、大疆 osmo pocket

3、最新一代gopro

4、话筒或者小蜜蜂,话筒就是那个罗德

5、补光灯,没有特别了解过,但是我看影视飓风的频道提过他们卖补光灯,后面可以考虑

 

以上的这些,样样都不便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缘了。

 

这里放一个ATOM手机云台的视频介绍。

婚姻忠诚是不是对天性的压抑

人类经过上万年的基因筛选,使得对性的需求成为天性,以此来繁衍后代。现代社会的道德评价则对此提出了比较苛刻的要求,例如婚姻忠诚,结过婚的大概是有体会,结婚有小孩后要保持新鲜感其实是很困难的,但好处就是舒适度与默契度会上升。

你说人一辈子以后都和同一个男人或者女人做爱,好像有点遗憾,但你若是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则要受到社会道德谴责,这个问题确实偶尔困扰着我。而且忠诚度这个问题也很难评价,据说也是因为进化的原因,男人更加在乎女人的身体忠诚,而女人则更加在乎男人的心理忠诚。毕竟,女人的后代一定是女人的,而男人就不一样了。

心理忠诚怎么评价,爱慕身边另一个女人但没有行动算不算?对着漂亮小姐姐撸管算不算?其实很难界定吧。有朋友提过这件事情,大概的看法就是爱与性要分开来看待,对性的需求是天性,我理解他的意思是,他出轨只是因为天性,比如像成龙说的“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且他还更进一步,不认为是错,他“满足了天性”以后仍然爱着家人,一家其乐融融。

但是把这套道理套到女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男士会接受。不接受的原因可别和我说是基因筛选需要女人身体忠诚,换个理由解释给我听听?大家怎么看这件事?

 

取名的烦恼

取名实在是一件很伤神的事情,你说不重要吧,毕竟是窗口,至少好名字自己想起来的时候也得觉得舒坦。你说重要吧,没有人靠取名字成功的。当年那作家起笔名比我们网名还换的勤快,鲁迅笔名一百多个。

我去搜了一下作家怎么取名的,以前还拆字、谐音之类的,比如金庸,本名查良镛,他的笔名就是将“镛”拆成了“金庸”两个字。现代取名字感觉很随意,有取自作品的,像南派三叔,有些取的名也不知道咋来的,天蚕土豆,唐家三少。看介绍说是当时随手起的,没想到后面会红。

你看企业取名,什么狗啊猫啊,大米小米的,周大福、金六福,朗朗上口就行。

想来想去,顿觉不必太过专注,差不多得了。

差不多也得要个名字啊

工作安稳,是祸是福?

如何有效的“割韭菜”,大部分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比如对快速成功的渴望,对现实生活的焦虑,聚集大量韭菜进行收割。前段时间贩卖焦虑的大V咪蒙被全线封杀,弘扬一身正气的社会主义国家手段坚决。他们贩卖焦虑是不对,可啥事情都要行政干预,法律到底做什么用的。

以前就曾经感慨过,为什么当个平凡人那么难,有那么多教人成功的文章、鸡血,怎么就没有教人好好承认自己是平凡人的文章,好吧,也许有,但是传播不广,大家都不甘愿呐。

很巧的是前几天刷YouTube,还真看到了类似的(可开字幕)。他不养父母,也没有老婆孩子,每周上两天班休息五天,如果仅以这个标准,“三和大神”们有些符合。似乎不能太提倡,不然持续个几十代,人类都会灭绝了。

 

晚上和老婆散步聊天,提起一个人正确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但不同的人,作选择要付出的代价不同,也许别人可以花三四万脱产几个月去上英语班,但是我们不行。她们公司最近裁员,她所在的部门全线被约谈,要么转岗,要么离职。转岗工资太低,她不乐意。

我没待过民营企业,她没待过国企。想起部门那些人,真是在幸福中而不自知,我整天为了部门,为了他们提升绞尽脑汁,要不是所在国企僵硬的机制,真想让他们自问一下,如果待在民营企业,同样的钱招人可以做几倍的事情,你还能这么安稳待得住么?

安稳的在小国企待上几年,不上进,浑浑噩噩,转眼就不再年轻了。再到外面去,大风大浪的经受得起吗?

 

YouTuber背后的故事

在看了很多中文的5分钟电影系列后,我开始找英文类似的账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版权要求比较严格,类似的账号较少,只找到几个关注较少的。

在查找的过程中看到这么一个账号, Every Frame a Painting ,严格说来他们的频道并不是解说完整的一部电影的,而且在2016年的时候停止更新了,对于150万账号的关注,就这么停了,好奇心促使我从账号信息中找到了他们的推特,只有八条信息,然后在置顶的那条中我看到了他们说结束频道的文章:Postmortem: Every Frame a Painting 。说了一些制作频道的经验以及背后的故事。

“But over time, I felt trapped by what we’d created — and also trapped by that success.”

“I could barely stand to look at my own work. Eventually, the solution became clear: go do something else.”

聚散终有时,愿他们生活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