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来不是救世主

总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错觉,仿佛有重任在身,要拼尽全力一样。说实话,建筑工程领域中国在世界算拿得出手的,实践出真知嘛,那么多桥、路、房子,总不会差到哪里去,水平还是很高的,但另一方面各公司现状和中国贫富差距一样大,这边有公司已经能够修摩天大楼、跨海大桥了,那边还有公司干着包工头的活。

和同事讨论公司为什么感觉很低端,想着毕竟全国200强的企业。得出的结论是公司建筑工程技术人员的水平低,专利、工法各种抄袭,工程策划一塌糊涂,拉项目挂靠的体制也留不住人才。虽然是千亿产值的企业,实际上虚得很。

时不时脑海中冒出鲁迅那句: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感觉搞技术在这个公司也不是条好路,但不搞技术自己更做不来,一是不愿往体制上靠拢,二是总感觉做技术更踏实,但目前这种情形实在是让自己有点失望。当初把自己定位成技术型的管理人才,真到了管理一个部门这步状况却没有特别高兴。

职位变动,技术以外的各种问题纷至沓来,人员积极性的调动,部门协调,领导关系处理,烦不甚烦。特别是技术氛围不浓厚的公司里,技术部门更不受待见。只得安慰自己要与生活和解,只是一份工作,问心无愧就好。

Advertisements

人与社会

动荡时期被逼自杀,被关牛棚的那些学术泰斗,让我不禁想到:“人呐,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个人的命运,在历史滚滚车轮下,如草芥,如尘埃。

前段时间大约是国外开学了,朋友圈里好几位分公司的领导,以前认识的项目老板,都在晒儿女国外的学习情况,有录取通知书的,有摆酒送行去读书的。估计我得当燃料助推才能让我没满一岁的小孩以后也像他们那样,这还得燃料够好才行,不然没推上去,自己烧的成了一堆渣渣。

工作到现在,体制上的问题终究得要面对,技术做到后面,终究是要接触管理,组织团队的力量,而在体制内,则意味着要接受组织的考验,作为这一个即将退团,变成群众的我来说考验着实不少。昨晚看到乔木那篇文章,想起一些人,只要委曲求全一下,不说附和鼓吹,只要默不作声就能获得不错的回报。不愿这样,便成了异议分子,要不辞工,要不辞国。

辞国相比于待国内继续努力,倒算是一个比较轻松的选择,虽说作客他乡总有些哀愁,毕竟家人、朋友都在这边。但相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在国内仅有空间冒险发声抗争的那些人,些许哀愁不算什么事情。

这个社会,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完美,因为他那么小,仿佛每天都接触,可他又那么大,始终琢磨不透。

 

儒家思想

最近岳母娘在看一部已经播出过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其实这电视刚播的时候我断断续续看过一些,这次再看到心里怪怪的,特别是演到商人给贝勒爷磕头,高呼饶命,感恩戴德,感觉中国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思想可谓是绵延不绝。

想必也是统治阶级乐意看到的,文化的延续,阶级的稳定。抗日剧一大部分,剩下就是宫斗剧、历史剧,也难怪现在有什么事都要跪求“青天大老爷”帮忙做主,一贯就是这么来的嘛。我们看类似的印度种性制度很奇怪,可能别人看我们也很奇怪。

看新闻说最近在少数民族区域推行党员去宗教化,以前党员是可以信教的,现在不行。儒家也是一种宗教啊,崇拜对象不同而已。大部分普通民众都是愚蠢的,短视的,没有主见的,但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手段还是太低级,纯洗脑,容易引起反感,相当于盗梦空间的第一层次,得多深入几个层次,让人从心底里有意识才行。

儒家思想就更深入一层次,让人不知不觉就顺从,还有一点就是中国创造了许多官话,并且语言逻辑性不强,造成思维上的混乱,概念不清。比如正能量,到底什么是正能量?老祖宗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老祖宗是指多老的祖宗,唐宋元明清以上?那蒙古,海生崴算不算老祖宗的土地。事情不能细究,细究起来没完没了,说不定还犯了什么法。所以大家就都稀里糊涂过,都这么说就行了,最安全,哪有那么多七七八八的。儒家嘛,讲究仁爱,讲究弹性,凑活凑活过。

 

 

个例冲击性

当某些群体悲剧具象化到个人身上时,冲击力会很大。像被淹死的难民小孩等,往往会对社会舆论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影响国家政策,但某件事情背后往往有深层次的原因,不是那么好分析清楚的。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受P2P金融平台破产波及,产生了大批的金融难民上访维权,其中一位女子上吊自杀,留下了遗书。看网上传阅的照片和遗书,久久不能忘怀,比只听到一些单纯的数字,如涉及多少家公司,多少人,多少资产来的冲击感更强烈。

相信这在新闻不自由的中国,绝对不是个例,还有许多由于破产走投无路的人没有被发现、报道。中国的各种事情都是掩盖在平静之下,寄希望于默默消化,问题都在默默发酵。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是一篇灰暗也不是一片光明,是错综复杂的,在复杂的情况下要遵循更加简单直接的原则。作为一个社会人,还是得找到与社会共存的方式。

难怪说成年人都有一套自洽的逻辑,让自己适应社会,不管是歪的还是正的。没有这套自洽的道理来安慰自己,生活得有多纠结啊。

 

 

简单行事

如果你有五个非常重要的目标,以及二十个不那么重要的目标,忘掉那二十个,全力以赴去完成最重要的那五个,人的精力有限。

但这个简单的道理始终很难做到,人总喜欢有变化、有新鲜感。冲完凉,回到书房,老婆和孩子都睡觉了,这个时候才感觉时间、空间都是自己的。

去年老婆怀孕那段时间,我的生活非常规律,基本都是在十一点前睡觉,每天八小时睡眠。今年开年后一切都乱了,晚上照顾小宝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生活节奏被打乱,似乎多了很多事情,但每天也没有好好去想,偶尔的碎片时间就用社交网络或者小游戏来打发掉,导致又回到那种焦虑忙碌的状态。

比如,我刚又暂停了三十几分钟买了个摄像头,估计又是乱花的一笔钱,我没那么多精力去拍视频教程。本来想着是录那种讲英语给外国人看的视频放YouTube上,可录什么我都还没规划好呢。

把事项列清楚,一件件完成才好,提高专注度,这样才有积累有进步。东一竿子西一杆子什么都打不着。

 

 

 

建筑业的趋势

最近一段时间时不时就在想行业的趋势问题,普通人是追不上风口的,风口是资本制造,能做的只有积累等待,所以对行业趋势的判断特别重要。

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270509

既然是支柱产业,房地产产业链对中国经济影响真的只有8%?

 

建筑业综合贡献率应该达到25%左右,发达国家占比在10%以内,中国逐年下降,不出现大的动荡,应该也会达到相应水平。国外建筑行业最后只剩下几家超大型企业,中国随着城镇化进程,也是这种趋势。而且目前建筑业从业人员有5000万人,大浪淘沙,后续只有相应的专业人才留下来。有可能楼下开早餐店的王二狗,开超市的张麻子等等当年全都是建筑业从业人员。

可明白这个趋势用处并不大。太粗了,需要更细致一点。比如细分领域那个更有前景。目前我理解的没有人可交流,也不知道正不正确。

看视频说人生只有一次,要去做自己不后悔的事情。可什么才是让自己不后悔的事情,挺难想明白的。

可能只有在某个行业兢兢业业,哪一天有机会了,就不一样。很多人想得做做得少,最后兜兜转转一场空。

旺仔少年

到新岗位刚好两个月,以前不喝旺仔改喝椰汁的少年现在仍然喝着旺仔,面临的问题从管理好自己变为管理好团队,难度等级不是一个层次,以前自己专研技术,东西都好解决,肯花时间学习摸索总能搞定,现在管理这种东西比较抽象,多学科融合,无固定法则。虽然以前偶尔看过这方面的书,执行、目标、沟通等等,但真正实操的时候挺难按期望实现。

来这边算是巧合,这个分公司相关工作开展的不是很顺畅,总公司领导要派人去补短板,说好听点我是临危受命去救火,说不好听的是掉到坑里。期间犹豫再三,我还是答应了,我想按自己的方法去开展工作,当作是锻炼的机会,毕竟有个团队在这里,发挥空间比较大。

昨天回了原来部门一趟,提了一些零食小吃给同事们吃,到部门领导办公室想打个招呼遇到有同事在提辞职,场面很是尴尬。个人的发展始终是一个问题,原来的同事都非常优秀,在这个平台上发展受限,工作辛苦效益不高,身心俱疲想走也能理解。我要不是因为调动来分公司,真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

近一年多以来,自己没那么焦虑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下待太久丧失斗志跟能力。

内心有波澜

中午去了一位叔叔家吃饭,独栋的三层别墅,很舒服,家里都是实木的家具,几年前买的时候房子加装修一千多万,现在估计已经翻倍,算是非常好的投资了。同去的哥哥就跟我说,你也是干的同一行,未来大有希望啊。白手起家,四十出头有目前的成就已经很不错,但我说你只看到了成功的几个,失败的炮灰大多被人遗忘。

期间问了一些投资的事情,他说有些投资是分散买了些商铺,每月固定有租金进账,同时分享了一些挑选方法,比如建筑面积200万平方以上的住宅社区是买商铺最好的地方,一定要人气旺才行。钱还是在往地产方向涌动,买房限制太大就买商铺,做其他的没办法赚钱,100万放那里,过一年可能就只值90万了,搞实业这样的投入大,回报慢,运气不好钱就打水漂。

回来想想感觉拿工资真是没有希望,对年轻人实在是太残酷。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应该担当更多的社会责任,创造更公平、正义的社会,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环境,目前是这样吗?不管你怎么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为你意志所改变。

内心波澜过后,依旧得好好过日子。尽力,对得起自己就好。

小卡片,男士SPA与不夜城

心里一直有疑问,可没有老司机来解答。一是外面的小卡片,酒店的小卡片,打了电话真有人来吗?二是男士SPA的地方到底有什么服务,宣传的那么诱惑。三是长沙凌晨三四点,那么热闹,到底会发生啥?

晚上打车从五一广场回家,接近十一点了,我聊天说十一点了还堵车,司机师傅接话说现在还好,走得动,等三四点,这边根本就开不动的,各种跑车炸街,帅哥美女,酒吧出来的,有歪着的,有抱着的。短短几句描述,让我陷入了遐想。

尝试第一点打小卡片电话,可能被敲诈有危险,第二点去SPA最多也就被下圈套骗办卡亏些钱,而第三点,代价无非就是少些睡眠,熬个夜,我却都没有尝试过,想想真是替自己遗憾,没有年轻人应该有的冲动,老实巴交的人呐,没有生活体验!哪天一定要去尝试。

但转念一想,就这么傻愣愣的一个人去感觉像是脑子出了问题,难道就为了看看不夜城到底是哪些人在狂欢,找人一起装装样子才行。如果有老司机告诉我以上三点,我就不用去探索了,感谢。

 

到底是谁赚了这笔钱

转眼间,进入工程行业已经五年了,写写工作上的事情吧。说起干工程,可能你不自觉的就想起包工头,土老板的形象,别说,当初也就是这么一批人在干,干着干着就发财了,让我错误的以为搞工程确实很有“钱途”,那今天就写写关于钱的事情吧。也分析一下为什么至今我还没有发财。

我是干施工的,在的单位也是一个施工单位,属于乙方,像地产公司这种拿钱的或者政府等等其他拿钱的就是甲方,他们出钱,我们干活,盖房子修路搭桥铺管子,只要给钱,都给你干。建筑施工这行算是低技术的活,可能跟农业差不多,倒退个二十年,这行据说是特别滋润,社会发展快,活多,行业不透明,利润大,连公司盖章的人一两年工资也能买套房。等到现在,十几年都没涨过工资,拿工资就苦逼了,不吃不喝十年买套房吧。那,赚大钱的到底是哪些人呢?说这些之前我先来讲讲正常工程是怎么赚钱的。

正常来说,一个项目,招标,几家单位投标,中标了之后做项目,获取利润。这部分的钱就是明面上的钱。那实际是怎么样呢,我说个不恰当的,官员A,老板B,干活老板C,企业D。在不规范的市场下,讲究一个运作。比如老板B攀上了官员A的关系,官员A利用手中的权利将项目定给老板B做,干工程需要借用资质,个人肯定是干不了的,那这时候老板B就会找一家建筑企业给点钱借用资质,书面语叫挂靠,当然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但行业操作就这样。那老板B可以自己干,但有时候运作的项目多了,就分给企业D中的认识的干活老板C做,干活老板C做,利润的大头给老板B,老板B作为白手套会给官员A好处。

5000万的项目,企业拿100万的管理费,资质给老板B,老板B找来干活的老板C,说这个工程你来做,但我要拿一千三百万,干活老板C算了一下,虽然压榨的厉害,想想办法,应该自己能赚点钱,可能两百万吧,老板B拿着这一千三百万,回头可能有一千万给了官员A。

这之中有几个环节,官员A权利寻租,找到白手套老板B,老板B找有资质的企业给点钱,项目交给干活老板C来做。老板C赚点利润辛苦钱,这里我称之为白钱,之前A和B之前的我称为黑钱。赚白钱的老板C虽然不算犯法,但由于被压榨的比较厉害,管理能力不行的只能通过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来多赚钱,手段是什么这就不说了。那本来5000万的项目,最后3400万做下来,你说能好吗。

大概就这么个意思,实际可能环节更多,更复杂隐蔽。当然以上我纯臆测,可能不存在官员A,或者也没有干活老板C,就老板B通过自己关系拿到项目找企业D来挂靠,但不管怎样,大头都在私底下的黑钱上,所以这个事情就尴尬了,靠能力赚钱,顶好也就像干活老板C一样,也不是特别多。项目上的公司的都苦逼哈哈的。

目前行业发展越来越透明,特别是沿海发达城市,做的越来越规范,上面说的现象可能更少。但这个钱呐,始终不是我们这类员工能拿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