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一套架子鼓

两三年前的时候,一朋友跟我说,发现你越来越无趣,之前的幽默哪去了。看来换一个视角能发现很多问题,确实没有以前那么机灵了,但不同的是,他还没结婚,热恋中,也没有小孩,所以和他说估计他也不会懂。生活会消耗精力,精力消耗多了就没空抖机灵,就没那么有趣了。

荷尔蒙过剩的时候我能花三四个小时写命题作文发博客,绞劲脑汁装逼。现在可没劲头那么做了。生活中能找到一堆事情想,学区房,小孩教育,长辈身体,家庭医疗保险,自己发展前途,夫妻关系,工作社交。

但还是不能以此为借口,让自己逐渐在油腻无趣的道路上滑行。所以我买了一套架子鼓,还准备买XBOX,开心一下,调动一下积极性。

小黄狗

今天出差到项目工地上,看到工地养了几条小狗,又想起几年前我在另一个工地做事的时候,租的出租屋房东养的那条小狗了,不禁有点伤感。今天看新闻看到链家董事长生病死了,五十岁,我还以为他应该是几百亿身家,没想到竟然有几千亿身家,财富排名紧紧挨在马云之后。

下午打电话给朋友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突然心情就不好了,连吃饭都没有意思。其实跟生死相比,真不算什么大事,可这么开导自己没用,劝别人很轻松,让自己想通却不容易。其实过去以后,再回头看到这篇文章,可能我都记不清这件事是什么了。人生在世走一遭,要好好珍惜好好体验。

如何淡然面对死亡

小时候,不太明白死亡这个概念,身边也很少发生,再大一点,就害怕身边的人离去,偶尔做梦梦到亲人离世会哭的醒来。到现在,听到的死,或者将死的消息越来越多,似乎惊悚的感觉淡了一些。

但死亡还是太可怕了,怕到不敢想。什么时候能淡然接受死亡呢,我觉得很难,可能是得人生无遗憾之时?古语有云,人生而有涯而学无涯,苍茫大地和浩瀚宇宙了,人的一生太短,怎么会没有遗憾?我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悟的不够透彻。

也许是大家都觉得人生短暂,在医学上也不断钻研,强行逆天改命,人均寿命比起古代要高不少,不会说一点头疼闹热,偶感风寒就英年早逝,但仍然有些病很让人头疼,例如各种各样的癌症。

朋友家人得了癌症,卖房卖车,借遍亲戚朋友,最终可能还是会人才俩空,跟我刚看到的文章有共通点。但你换位思考一下,真的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你能不救吗?他会自己放弃吗?支付宝推出的好医疗保险,目前我和老婆都买了,想给家里长辈都给买上,重疾险也买上。实在是太可怕了,普通家庭的抗风险能力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大病。我妈说真要有事就不治了,怎么可能?

作为科幻爱好者,总觉得碳基生物要被硅基生物所取代,没啥好留恋的。但作为生物本能,我体内进化千百万年的基因肯定是会让我挣扎着不消亡,努力延续。这种斗争将会持续很久,所以回到现实层面,做好充分准备,家破人亡这种事一想到就非常不淡定,买些合适的保险啥的,即使死亡,也得让我舒服一点面对,这样,尽人事,听天命,面对死亡,可能就会淡定得多。

小孩生病复盘

在一个坑上跌倒两次,上次是年前刚上幼儿园就发烧,小儿肺炎,直接没去了,折腾了半个月。这次换了个幼儿园上学过了两周,又发烧了。3月18日去看了急诊,医生听诊器听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开了点药,说是抗病毒,扁桃体发炎,让后面吃个三天药,如果还发烧的话就再来看。中间几日晚上偶尔发烧,但都还好,昨天开始就咳嗽的非常严重,23日晚上再去的时候就让住院观察了。

这个事情有几个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是18日发烧的时候,没有去以前经常去的那个民营医院,因为老婆说上次治了那么久,肯定是水平太差,这次换家医院。公立医院晚上急诊感觉都是好年轻的小妹子,对经验的丰富程度有些许担心。第一次没看出什么毛病也不怪医生,确实没有什么症状。不过看病看多了我都知道是个啥套路了,看看血常规,化验大便看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咳嗽拍个胸片。

第二个是21号应当就再去一次医院的,可是当时没有发烧,所以想着应当是好了,就晚了两天。我还怪老婆明明生病了还带出去乱逛,估计她也没当回事。提前知道的话吃点药就行,再往后就肯定是打针了。感觉打针这个下次还是会反复。

同事又让带去中医院去吃中药,说提高抵抗力才行,中西药这个呢,我也搞不懂是个什么名堂,我也不敢乱说。只希望这次快点好。后面我把药的清单更新一下图片(感觉没必要,第一次开的抗病毒的药,又没治对)

还有个有趣的事情是,这次换了应当是三甲公立医院,老婆又开始觉得公立医院服务质量、环境没有我们之前去的民营医院好了。我说你这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的优势都想占啊,又想收费少,又想质量好。

睡眠不好,都不晓得写了啥,今天还得带去住院,后面再修改。

政治让人混乱

早上看了俩小时新闻,一是河北石家庄新出现的疫情,一个是美国国会被攻陷的后续。

前面一个没啥可说的,继续保持警惕,今年想跨省回丈母娘家可能有难度了。相信经过这么多次的考验,中国后续的防疫工作一定会比一开始要做的好。

看疫情新闻中的小插曲,在美华人有人患了新冠,在推特直播每日的情况,最后死掉了。三十几万的死亡病例,从群体来看也就是个数字,但放大去看个体,却让人非常伤心。本来应该有美好的生活,这种不能呼吸致死的痛苦,以及临死前的绝望无助,想到就令人不适。

昨天国会被川普支持者攻陷后,美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新闻说暴徒,反观当时香港的情形、媒体的说法,令人啼笑皆非。政治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投个票,5:5,每个人都有支持的理由,看这头觉得很理由很充分,看另外一边也头头是道,最终就成了妥协的艺术。

权力让人狂热混乱,政治让人狂热混乱。想起前段时间看的那本《数字思维》,人类不过是大型的试验场,在混乱中形成秩序,一代代传递变化。以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再过个几百年还真有可能硅基生物取代碳基生物统治地球。所以也别多想了,好好过好当下。

早起可以做什么

每天六点起床,跟老婆约定是我起来她奖励我一百,没起来我得给她三百,实践十几天后,目前的战绩是我还亏了几百块钱。之所以有早起的想法是因为这几个月明显感觉到身体没有以前好了,想早点起来锻炼一下。之前腰痛,搞了好多次理疗,下血本换了一把人体工学椅,情况得到了缓解,接着竟然又感冒咳嗽了,一开始是我小孩细菌感染,支气管肺炎,在医院照顾她几天后我也成功中标,将近一个月时间都是在打仗一样,刚上了两周的幼儿园也给她停课了,先安心在家待着,小孩是好差不多了,我还没恢复。

记得两年以前,我都很少生病,连感冒吃药印象中都少。身体最好的时期应该是高三的时候,虽然学习辛苦,但每天作息规律,早起先操场集体跑两圈,然后吃早餐早读。晚上回宿舍大家就举哑铃,做仰卧起坐,练深蹲。当时一组一百个仰卧起坐是家常便饭,现在二三十个就已经累得不行,老底全败光了。

上上个周末早起确实跑了步,但最近这天实在太冷,六点起来,两三度,实在是不想出去,我觉得早起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写东西梳理一下思路做好规划,不能白干了,早起真的很累。

1、早点睡。晚睡早起比晚睡晚起还伤身,坚决不超过十二点。

2、当天晚上准备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情。

2、起来在家练习一套运动,运动方式待定,我可能得去研究下。跳绳似乎是个可行的运动。

3、花时间做记录反思,中断几个月了。最好可以慢慢写点东西记录想法,博客更新频次太低。

4、如果还有时间,阅读或者朗读,间隔着来。

先这样吧。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半泽直树——基层职员的兴奋剂

刚把半泽直树2的最后两集看完了,网上有个评论,说这部剧是基层职员的兴奋剂,白日梦幻想的剧情在电视里面展现了,普通员工,不畏强权,一腔热血,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不管是部长,董事,行长,干事,就这么一路逆袭。在加上演员精湛的演技,从艺术展现的角度确实非常符合,日本历史第一收视率,豆瓣9.4的高分,足以说明无论在哪一国,对这种桥段都非常喜欢。

恰巧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吴思的《潜规则》,讲述中国历史官场上的故事,真是令人惊叹,偶尔出来的几个清正廉洁的正义人士,下场都不咋地,大部分都是贪污腐败,整个社会面临崩坏。中国人民的忍耐力是很强的,没有到逼不得已的地步,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历史上的朝代,鲁迅所谓的“坐稳了奴隶”算是好日子了,有时候“想当奴隶而不得”,饿殍遍野,起义是死,饿死也是死,陈胜吴广,李自成之类的才会出现。书里的清官似乎都是挺悲惨的局面出现,死的死,贬的贬,即使像海瑞这样位居高位的清官,也是悲惨的不得了。

看看历史,看看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电视,还是挺有意思的。

国庆九天假期

法定节假日八天,外加请了一天的假。九天时间里跑了大概三千公里,带着娃的那种,有四天在路上,还是上班舒服。女儿之前两个月都在老家待着,虽然每天视频都是不理不睬的,但小孩子还是想爸爸妈妈的,这次能有几天时间在一起,就非常黏人,特别是她妈妈,离不开的那种,起床不见了要哭,突然找不到了要哭,以前没这样。假期的几天时间里,很累但是很开心。

假期和上班有个区别,没有外在的约束,要坚持原有计划特别需要毅力,各种不按你安排的事情太多了,很容易就完不成原来的任务,所以得早起,早上没人打扰,但假期也早睡早起就有点困难了,所以只能调节下心态,安慰自己,没完成就没完成。后面几天抓紧时间补上。

趁着还没过十二点,把手机放外面,去床上看会书睡觉,精力充沛的迎接假期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近期反思

最近英语学习急切的想法又来了,一口吃成胖子的事情做不得,还是得循序渐进,回去把最近的规划调整一下,一阶段一阶段的来做。上次买了个打卡本,一眨眼,就过了二十几天,每天基本上算完成了计划。

要花半天一天的时间把要做的材料准备好,其实听了老师的课程以后发现和自己原来的做法也差不太多,只是之前没有坚持罢了。踩过的坑啊,全是泪,只能安慰自己这是必经之路。完成阅读达标这一阶段,大概需要10个月到一年才能做到。之后再去处理听力跟口语,这次不能急了。

工作上的事情最近稍微闲下来一些,让部门的人陆续去休了年假,我也自己每天放空一下,想点问题。发现只要想东西,时间过的飞快,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公司做管理方向的变革,简直就是费力不讨好的活,硬着头皮上,不然怎么办呢。管理工作接触的越久,就发现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小问题,关键是人的问题,太难搞了,昨晚睡前翻了一下吴思《潜规则》这本书,发现要处理由人组成的这套社会系统,比处理技术问题棘手的多。

集团下面一个大点的兄弟公司最近启动了混改,国有企业的混改,是能拖则拖,反正我从进集团开始就是说要改革,要改革,这都多少年了。看了下他们的通告,职工股权20%,外部引入40%。想必等他们踩个一两年的坑,我们也陆续得启动了。改革好,大锅饭真心烦。我必须得抓紧时间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