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LA style?

关于什么是LA style 。请先看一个视频再理解起来就好多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Qa9tnn_Obg/?resourceId=0_06_02_99

我看到网上指出LA style的叫法是错误的。本来叫做Lyrical Hip-hop。

叫错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这种舞蹈形式的首创者

Napoleon and Tabith D‘ umo 首先在美国洛杉矶推广这个舞种。然后有

人将视频传到网上,叫LA style,在越来越多的分享和传播下,许多这种的

舞蹈形式就都叫做LA style。我今天去的那个地方老师也是叫那种舞叫LA

那就说什么是Lyrical Hip-hop。也就是中国都叫的LA style

以下内容引自网络:

       什么是Lyrical Hip-hop 

       把这两个词儿分开一下。 

第一个是Lyrical:lyrical舞是什么? 

Lyrical舞是用芭蕾、现代舞、和爵士舞的基本原理创作的一种特别有感情的舞蹈。这种舞蹈用歌词编舞,按照歌词讲的故事去演绎一段舞蹈。

第二个词儿是Hip-hop。在Hip-hop音乐文化里,最有感情的音乐类型是R&B。因此,当Lyrical舞遇到了Hip-Hop风格,就是R&B配这个新的Hip-hop舞种,就叫做Lyrical hip-hop,后来这种舞是通过一对知名的编舞者— Napoleon and Tabith D’umo—与电视节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而被广为流传到全世界。

也就是上面视频里的舞蹈啦

最后放上Napoleon and Tabith D’um的照片

LA

Advertisements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最近看了两条消息。感触特深刻 

1。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于娟辞世。她给世人留下了最真挚的劝诫:《为啥是我得癌症》 

  http://blog.163.com/special/00124CE8/yujuan.html?blog

2。“四大”急逝的青春

 http://www.nbweekly.com/news/observe/201104/14326.aspx 

“Work life balance(劳逸结合)”是“四大”公开标榜的企业文化。

     4月10日,普华永道25岁女员工潘洁的猝死,令此蒙上了阴影。

一个是海归,博士,复旦大学优秀青年教师,两岁孩子的母亲。

一个是2006年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生,热舞者,琵琶乐手,钢琴十级,跳高冠军,辩论队员……赴新加坡交流;2008年,去日本留学;2009年夏,又去德国读书……

都是青春的年龄,就这么离开了身边的人。也许到生命的最后才知道生命的可贵,于娟在她生命中最后的日子,留下了系列博文《为啥是我得癌症》。反思着自己的生活,而那些透支生命的行为,我们也在做,但我们没醒悟。

而潘洁的死,同样的让人心痛。因为工作过度,有病撑着到了最后。

健康是最珍贵的,也是最容易不让人珍惜的。你没有把他当做一份财富。拥有她你觉得理所当然

希望大家在十几或者几十年后,事业有成。再聚到一起

都有强健的体魄。都能开心的生活。

财富权利让人渴求,但没有健康你无福享受。

仅以此文献给身边的朋友,我的家人。愿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时值建党90周年的,学校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活动歌颂党歌颂祖国。每次晚上去一教时都有一群群的学生在文化广场和着喇叭的伴奏在练习红歌。歌声嘹亮,天黑也不休息。

昨天又去了看了一个院的“党在我心中”的主题演讲比赛,选手们或慷慨激昂,或娓娓述说,溢美之词不断。

怎地就让我联想起鹿鼎记中神龙岛众教徒齐声大呼,教主仙福永享 寿与天齐。

已经离开南周的一位先生说过,批评无自由,赞美无意义。

回来再写。晚上补考,希望我党保佑我过。

做梦和学生会

没写的时候想到好多要写的,写起来就忘记啦。

前两天朋友和我说做了一个恐怖的梦:他星期五晚上睡觉梦到醒来就是星期一!吓的他焦虑到醒过来!

确实有够恐怖···O(∩_∩)O哈哈~

我前两天也做个梦:梦到女生向我表白,然后我不知道怎么拒绝,紧张到出汗。

其实标题做梦和学生会没关联,因为我想写学生会,又想写前面的梦。Orz

和其他部长接触时候一开始最有印象的是陈路平和周佳栋,原因是这样的。第一次大家见面是去办公室打扫卫生,大家自我介绍,相互留手机号码。

陈路平问赵东鑫名字,东鑫告诉她了,过了一会,她记号码又问东鑫: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东鑫又告诉她。再打扫卫生,过一会她又问东鑫,你叫什么名字?

我当时就凌乱啊,我见过的人中记名字最差的了。这就是当时印象深刻的原因。

周佳栋是因为他第一次背了个腰包,那种系在腰上的。我们中午一起吃饭,他是第一个递烟的吧。

原因很平淡啊,就是这么平淡的原因。

上一年期末换届的时候,部门在唱歌。袁琛和高雅倩他们来过,所以算除了团队之星外认识最早的。

袁琛是个很强的人,我一直觉得他以后会在社会上会混的很好的。在学校接那么多生意,很羡慕他类,我性格太懒散了,就是想这么随便呆着,好好过,不然也可以多跟他学学,做点小生意多好。

话说他每次见到我就递烟···害我都不好意思不准备烟了,其实不怎么抽烟的。

高雅倩,,再写,不知道怎么写。晕

一年快结束了,我慢慢整理都写吧

又是一个周末

睡觉睡了大半天,玩电脑又玩了大半天。今天一天没干什么事

晚上去二报听英语演讲,迷迷糊糊的听着头晕,很久没学英语。

今天确实没什么写的,150字的任务。。

晚上闪电闪的特别厉害,每次都照的地上亮堂堂,下大雨的前兆,可现在一点雨声都没有。

又看着屏幕发了十几分钟呆,就像写作文不会写一样。从来就不会写作文。

继续更新了篇其他地方的文章,接着对空间发呆。打这么几个字费了我1个半小时了。

正在新浪里用绿佛罗应用看粉丝。上周新开了个微博,我上个号还没解封,新浪这sb

粉丝是浮云,先刷到一千浮云再说,一天涨几十,都是些僵尸,没几个和我互动的,晕。。。

承受得了吗?

瞎晃是上网的真谛。除了瞎晃还真是什么都没干。

不知道现在再网吧通宵的同学在干嘛?

晚上买回来4支香蕉,花了8块大洋,寝室一人一支。吃一口香蕉就要五毛钱,五毛党是不是该涨价了,不然怎么生存的下去?

我真想说:香蕉你个芭乐。物价和米国接轨,工资和朝鲜接轨。

米国低保户有4300万,中国也有4300万低保户。米国的低保线是,10210米。我们是1120元,折成190米。

这是两年前的数据,现在不清楚变了多少。但我以小人之心来猜测没变多少。

20倍的差距,能不能够承受。咬牙切齿的说一句,当然能。

中国的低保线怎么算出来的不?按人均摄取热量来计算的,然后将热量折成粮食,粮食折成钱。。。

联合国都说是不人道的做法

可现今是不是真的不对劲

和同学待一起都有同感,以前和爸妈说,你们赚的钱自己拿去花掉。每年去旅游也好啊,到处转转。

现在根本不敢讲这话了,为什么?是真的知道在中国光靠自己不行,活不下去,或者活的很纠结。

别说你自己买房,现在家里给我买了房,想想工作以后每个月好几千的房贷都还不起啊,还了房贷没钱吃饭了眼巴巴饿死去。

酒吧一夜

    晚上和一个朋友在小酒吧,听酒吧鼓点撞击。看主唱在那声嘶力竭。

    斜眼望去,一个坐高凳上的女生拿着瓶酒,纤长的手指夹烟,烟隐隐在灯光下散开,忽明忽暗。

     还有一高桌子上围坐着四个女生,嘻嘻的笑。过一会描浓浓黑眼影的女生离开了。

      用45°角明媚忧伤的眼神环视一周后,我和朋友过去给那一桌点了四瓶酒,等女生到齐了我们一起喝了口

我问靠近旁边的女生,你抽烟不?顺势递烟过去,她懒懒的把头架在我肩上说:我抽520,这烟不抽。

       哦,是那个烟嘴有个爱心桃的烟。薄荷的凉味。

好像够字了,今天任务完成一项,接下来的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