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呓语

学校的网一到晚上就打不开,索性扯了电源到床上码字。用word没那种感觉。

有些话不说不说等着也就没有了,现在好困好想睡觉。睡了也就睡了,现在撑着打点字以后还能看看。

很久没写流水账了。偶尔写了,却网络延迟发不出去存草稿。

有没有想说很多话,细细想来却什么也说不出?

晚上去了两个地方唱歌,加起来唱了两首半,喉咙好痛扁桃体发炎。很好的是没喝酒。一点酒都没喝,三个多月没沾酒了吧。以后都别叫我喝酒,没试过喝进医院的吧,难受,我就去过。

其实能喝的我也觉得喝点没事,可我真是喝怕了。怕死。

本来就不抽烟的我现在更加不用抽烟了。生活真美好啊。

晚上看11的学弟学妹们一个一个敬主席团酒。

掐指一算五六百号人,如果一年每个人都分别敬主席团一杯,再加上主席团他们自己喝的酒,怎么算每个人得喝一两百瓶吧,除去放假,平均起来基本每天都是晕的。

当然不能这么算,但待学生会三年还真不容易。

琛哥这次敬我酒我没喝,下次我们俩也别喝吧,喝水饮料都行。

好朋友表达感情的方式不是有很多吗,比方说,一起去找几个学妹谈谈心。哈哈,笑

等到大三真心想读书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读。绞尽脑汁去想想难解的拉普拉斯变换,或者学着怎么计算零件的强度,再或者去背背几千个单词。

整个社会都浮躁了,老师浮躁了,学生也浮躁了。

学校里再没有宁静安详的气氛,看似都是在读书,却总有那么点点别扭。

鲜有教授想着怎么传道授业解惑,学生们也都掐指算着这样读书抑或是那样以后能找到怎样的工作,拿到怎样的薪水。

迷茫是绝对的,清晰是相对的。有谁能真正搞懂呢,都懂了那哲学的三个终极问题有啥用,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为什么打了这么多字还没写到我想要说的,自己都忘记了。

有谁没被几个人伤过,有谁没伤过几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生活是自己的。

好吧,我琢磨着这篇继续存草稿,等日后一起发出来吧

————————————————————————————————————————————————————

这篇也是草稿,大概一两周前的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