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煮鸡蛋

今天一整天都在头疼,还以为是发烧了。。有时候好点,有时候又加剧。晚上吃完饭直接躺床上睡觉,睡了两个小时起来还是痛,拿体温计测了没发烧,最后才想起来是旧病复发,我都快忘了自己有额窦炎这个病了。

额窦炎,说也说不清,刚谷歌了下

“额窦炎是一种非常痛苦的头痛疾病,很少人患上,但一经患上这种疾病就会经常发作,感冒、晕车、劳累、上火等都可能引发。额窦炎主要症状是前额眼眉骨及眼框骨处疼痛难受,用手指轻按会有压痛感。通常单侧患病疼痛。而且有时间周期性,一般是上午痛下午减轻或消失到晚上完全没事,第二天又开始重复,周而复始持续一到两个星期,以后感冒又再次复发是一种很折磨人的疾病。”

估计是今天早上受凉引发的。好多年都没这种痛的感觉了,挺爽的。

记得还是初中时,有次急性额窦炎,比慢性的痛几倍都不止。估计是当时抗痛能力太差,痛的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脑袋直撞墙。

那个时候最怕感冒了,发烧都没事,主要是一感冒就头痛,而且不是一般的痛。跑医院都是直接给我先打一针止痛的小针再吊水

要根治得做手术,从眼球上方,沿眉毛处切开。要割掉什么东西还要填充一些什么东西。。我去,老子就算痛死也不会做这种手术啊,你他妈手一颤眼球都可能给我挖出来。

我妈也有这病,这不是遗传病也不是传染病吧,这搞毛线啊。一边打字一边痛操操操操操操

人总要有点这种病才时刻提醒自己健康生活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这么想想也是一件好事。

那个时候姥姥给我开了方子:用晒干的向日葵盘煮单数个鸡蛋早上向着东方喝完。喝了几次就一直没犯病了,这都好多年了,我还以为这方子是根治的呢。唉

这一周有得爽啦,痛得爽歪歪。

要是痛了一周还痛只好回去回味一下向日葵煮鸡蛋了。只是不知道我外婆还有没有存货。

想外婆了,好久不见。

大家晚安

NO BIG DEAL

考试不过大不了交钱,我还真不想翻书了

小车没做出来大不了多出来的费用几个人摊了

单词大不了再过一遍,背了的又没吃亏。谁知道蝾螈鼻涕虫之类的单词啊,我就背了。。

考研没考上大不了去找工作

这么一想就不着急了

生活so easy!

总是得过啊,何必自己急自己。

说我找借口偷懒

OK

我又没说不是

睡啦,附上靓照一张

psb

TSHの回忆

这几天都想写的,可是没时间,今天的事反正也完不成了,抽空动动指头吧。

食堂

高中生活一贯是枯燥的,就算到了Tsh也一样苍白,偶尔带点彩色的回忆就是吃饭的时候了。记得食堂是男女分开,毕业班的男生在一楼,女生在二楼。班上安排的座位靠食堂窗户,窗户外面有一排水龙头,来来往往的女生会在那停留一小会,洗洗手,整理仪容。

这个时候是陶冶情操,提升审美意识最佳时机。女生在窗户边会习惯性惊慌,手捂领口匆匆了事。不就偶尔对你们吹吹口哨,有什么好慌的。更何况对美女才吹,估计被吹口哨的是在强压内心喜悦装出一副真是一群臭流氓的脸色。

寝室

对美的热爱当然不仅限于此,大家还热衷于健美,通俗来说就是练肌肉。哑铃仰卧起坐俯卧撑这些常规项目是必不可少的。每天晚上11点回寝不练上几十个哑铃,两百个仰卧起坐睡觉都不踏实。听闻某男曾车轮战整个寝室,量化了大概就是连续一人做了六七百个,简直是堪比禽兽。

在此得感谢某兽的十几公斤的哑铃,是它让我得以发泄学习的压抑,顺带成就了肌肉。

早上

早上跑步跑了一年,每次都是踏着歌声,迎着寒风,迈着矫健的步伐,英姿飒爽。。算了,这里不说了,早上没什么记忆,晨跑步的人不多,晚上操场倒是挺热闹。

晚上

晚上操场跑步的人很多,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期间借此机会行苟且之事的肯定不少,葡萄美酒夜光杯,夜色朦胧催人醉。。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班上女生告诉我,晚上男生和女生要是去散步了,就是那啥了。这里真是原话,那啥。。仿佛他们突然从土豪变成了解放前期民风淳朴的纯情大众了,晚上散散步就是那啥了。 为此我抑郁了两个晚上,都没想到如何去和一个女生晚上散步但不让人觉得我们那啥了的方法。

男生 & 女生

这里男生女生当然指我同学,我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他们都搞小圈子,人前人后的,坏的厉害。不知是我太善良还是太没去观察,还是埋头去读书了,一直没清所谓的江湖险恶

写这么久还没写个一半,不写了,明天一二节的课。反正我没写完的文章也不是一篇两篇,大家将就看。

回忆

慢慢回忆起来,东西真不少。 今天村哥找我说,他一个朋友想学网页制作,想让我教她。电话打来是个学姐,我也不知道她想学了干什么,先答应下来了。
顺便去翻翻自己以前的笔记,发现有些都落在家里了,估计已经积了很多灰。。点开电脑里面前两年下的教学的视频,看着看着就哭了。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哭
我知道在哭什么,但我不想去细细想清楚了
明天大概是个晴天,希望不要再这么冷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