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平等

上了三天考研课,是黄涛讲的英语阅读。黄涛讲话比商志要好很多,商志那嗓子不知道是不是上课上多了搞坏的,听起来实在刺耳。黄涛一边在说中国2020年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一边又在说研究生都是玩儿蛋的,什么都不会干。要是面授的我还真想问还有六七年到底咋成为第一强国,靠大家都玩儿蛋啥都不干?

两个老师有个共同的地方,都在拿女性开刷。讲过的几个段子记不清了,商志说男的读书到二十六七岁还行,女的你到二十六七岁还干嘛啊,天呐,还读书啊。中国现在肯定是男权社会,说这些大家也都觉得正常。前段时间在草榴见了篇文章,说的是瑞典女性。我找了来源,估计很久之前的了,看到05年就有了,也不知道真假事实,现在怎样,在这里转过来分享下吧。不过说实话,我还真不希望变成瑞典那样。

以下是原文(原文配了很多图片,你懂得,我就删了留下最后一张):

在中国的选美刚冲破意识形态的禁锢大搞特搞时,瑞典的选美比赛已几乎销声匿迹。中国美女能幸运地通过这样的比赛赢得金钱工作老公和虚荣。可在瑞典,选美很久以前就被许多人看作是“歧视妇女” 的表现。甚至报刊上的美女照片、路牌中的性感广告也总会被女权组织抗议为“对妇女的歧视”。瑞典女人总说:我们不是男人特殊的“美丽艺术品”,我们和男人一样。 这样的日子一长,社会也有了习惯。
校园、电视台、地方政府、行业组织不搞选美比赛,在录取女性工作或学习时也没提供给女人因“美丽”而脱颖而出的额外机会。美女和“不美女”总站在同一竞争线上。美女的心思也因此不得不下在了真该用心耕耘的那些领域上,她们知道,除非你真是绝色,否则“美丽”和“男人”一样靠不住。中国,美女会令人惊讶地集中在某几个行业或职位上。比如,艺术表演、媒体、公关以及服务业。当然,少不了最出绯闻的文秘。在这些领域,女人的脸蛋被公认能发挥异常的作用,美丽女人也愿意往这里挤。而在瑞典,人们很少能找到这样“美女集中”的行业或职位(模特业等特殊行业除外)。就以记者行业而论,中国的女记者中到处可见年轻漂亮的女性。可在瑞典,我至今所见过的漂亮女记者只能以“寥寥”二字形容;瑞典皇家舞蹈学院是一个更让我失望的地方。它绝对无法和北京舞蹈学院内“花团锦簇”的盛况相比,多舞蹈的挚爱者,却鲜姿色出众者。此外,瑞典的餐厅、酒吧和饭店,越是高级,越少见美女。优雅的中年男子和妇女,聪明灵巧的小伙和姑娘占了绝大多数。甚至在中国绝对应该美女云集的瑞典电视歌手大奖赛中,也是唱功卓绝的中年女性占了一多半。 那美女都去了哪了?中国的公车汽车上是很少有美女的,据说怕骚扰。可无论是在瑞典的地铁还是公车上,我每次都会碰见足以为之惊艳的女性。超市、商场、政府、企业以及各类公共服务机构里也到处可见美色。一位中国游客就曾在参观敬老院时被一名绝色的服务人员所惊:“要在中国,她即便不傍大款不进娱乐圈,也肯定在非常体面的单位工作,怎么可能在敬老院呢!”那位瑞典女子的回答很简单:“我从小就爱照顾人,所以就来这里工作了。”至于让高尔夫巨星泰格-伍兹拜倒石榴裙下的瑞典美女是个女佣的事实,可能就更足以让中国人震惊了。
美女就是这样在瑞典被分流了:因为兴趣,因为机缘,因为能力。 中国所体现的美女过度集中现象,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社会对美女有着特殊需求,有大量的地方必须用美色点缀;另一方面是因为不同工作之间经济收入与社会地位差距很大,导致趋利避害的美女们总流向更为“光鲜”的位置。而在瑞典,人们对工作没有高低贵贱的感觉。不同职业之间的差异很小。社会福利的高度发达让人们衣食无忧,女人们完全没必要为了生存而一窝蜂地涌向某一份工作。 同样的原因也使瑞典鲜见“傍大款”的现象。美女们既然已经衣食无忧并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何苦要去“傍”人呢?更何况,瑞典也没那么多的所谓“大款”可让人去傍——-大家都差不多嘛!瑞典美女对一个魅力男性的渴望远大于一个百万富翁。

假独立与真独立

在中国,美女习惯了单位中家庭里马路上“万千宠爱集一身”的感觉,但凡有点姿色的女人多少都带些傲气与娇气,她们的笑容与谦卑永远只对少数人开放,却把它诠释为“独立”。但在瑞典,平等与独立意识渗透进每个人自然也包括美女的血液。在斯德哥尔摩街头,漂亮姑娘自己扛着大包小包并不罕见,瑞典女人在家里修这个修那个也是平常事。即便你要泡妞找人约会,付钱的时候,美女会很自然地掏自己的腰包。这里的美女们和所有人一样乐于助人,与你握手时的笑容和北欧阳光一样得温暖而不灼人。 瑞典是“性解放”的前沿阵地。中国美女倒是积极学习,只是总把“性”字错解成“性爱”而非“女性”。她们高喊着“性解放”的口号,大行和有妇之夫勾搭的苟且之事却把它美化为“与他人无关你情我愿的情人关系”。她们把这些和同时脚踏数只船都解释为“自由”。可惜的是,她们大都最终入了那些谈性解放更深刻、而实际上夫权思想根深蒂固的中国男人们的套。
中国女人在学到了追求自己理想,不受男性摆布等等的自由平等观念时,多半依旧难改让同行的中国男人在消费时买单的习惯。几千年的男权社会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被瓦解的,中国的独立美女们,或者其独立最终被男性所利用,或者就是独立的不彻底。 瑞典女人,可不一样。她们和男人在各行各业竞争,即便在西方世界都足以引以为傲。高尔夫明星索伦斯坦和自行车明星永斯库格都因向男子比赛挑战而震惊世界,踢足球的女孩随处可见;国家议会中女议员比例高达49%,政府内阁中女部长占了整一半;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女性比例平均达到17%,女企业家到处在报章上指指点点。瑞典姑娘在酒吧迪厅看见自己中意的男性,会毫不犹豫地主动说出一句“嗨”,但第三者却从未成为社会问题而被广泛探讨;瑞典美女也许会更频繁地换身边的性伴侣或男友甚至结婚离婚再结婚,但很少同时脚踏数只船并最终为功利而抛弃爱情。她们因为喜欢自由而选择同居,却把同居和婚姻一样严肃地对待,对爱人一心一意。 总而言之,中国美女多因男人而幸福,也因男人而不幸。瑞典美女因不靠男人而平常,也因不靠男人而伟大。中国女人的美多带着商品气,瑞典女人的美更回归人性本身;中国女人的独立气质中带着急躁,瑞典女人的独立气质中则带着安详。
说到底,中国美女或者说中国女人的这些特点有社会的原因。中国女人的生活压力就是比瑞典女人要重一些。中国女人还在改变生活,瑞典女人则已在享受生活了。只是我们在改造自己、寻求独立和自由的过程中,正在走着弯路却浑然不觉总让人不免心生感慨。虽然,在中国美女群落中不乏让人尊敬者,就象瑞典女人中也少不了惺惺作态爱慕虚荣者。按说是不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只是,在遥远安静的北欧,眼看着故乡的都市女性中狂妄与功利之风越吹越烈,美女们越来越不可爱,实在忍不住想夸一夸身边这些平平常常的北欧女郎的美:单纯而隽永。

wps_clip_image-577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