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审查与我无关

被墙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被墙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这样想过之后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 记

这两天的消息让我想谈谈审查这件事。前段时间狠批“高傲的苹果”想必关心时事的都知道,今天看见推友tinyfool说:

app store已经开始配合中国法律下架app了,我有一个app里面有禁书,收到邮件,在中国区被下架,因为内容触犯了中国法律。这就是CDN进入中国的代价,当年Google的故事会不会重演?如何重演?拭目以待。(CDN进入中国:指在中国架设服务器,提高软件下载速度)

而独立博客被墙这事大家也有所耳闻。另一位推友同时也是很有人气的博主tumutanzi说:

能被认证是一种荣耀!初步结论,http://tumutanzi.com 域名被认证了。也就是说,可能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内无法正常访问土木坛子了。但我还是会写我的博客,因为这一天,我早就有预料。(此处认证应为中国网络防火墙“认证”,需要引号处理)

今天我的几个用国外cdn加速的域名全都不稳定,不能在国内连通。让我不禁想到文章最开头的那句话。安心便好。我安心,是因为我不进行自我审查。而大多数自我审查的人正在打字中揣摩着是不是需要删除这一个书名,或者考虑这个观点该不该以更隐晦的方式说明。

比审查更恶心的是自我审查,她没有明确的标准,让你一试再试自己的底线。你觉得这没什么,自保而已。进行了一次,两次…很多次,底线就没有了,你会认为这种不透明的审查是自然的、必然的。

自我审查的一个好朋友叫敏感词。不够和谐的词都能称为敏感词。例如一党执政好不好,在本身就是一党执政的国家讨论这个问题,当然算是不够和谐的敏感词;全民抗日,支持政府打日本好不好,这个有可能使网民情绪激化,不利于稳定,当然也算是不够和谐。

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自我审查标准着实让人的底线一再丧失,到底说了什么话会构成煽动颠覆?到底博客写到什么程度会危害国家主权?与敏感词异曲同工的一个词叫有关部门或者相关部门,大家对此已经非常熟悉,不再赘述。

我有如此高的觉悟,知道被墙是一个必然降临的节日,便能安心的不自我审查的进行码字、表达。我感觉自己比大多数人幸福。而很多人认为我并不幸福,因为我的博客空间不稳定,评论需翻墙等等,并以此认为我需要搬迁至一个能稳定访问,方便评论的地方。

也许站在他人的角度是对的,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既然我知道不稳定,不方便的原因不在于我本身而在于墙,为什么我需要搬迁至墙还没察觉到我的地方去?在我看来这和自我审查是一样的效果。我并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你应该做的是找到原因:墙,然后想到办法:翻墙。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找到其他不是原因的因素去尝试解决它。

敲完一千多字以后我感觉自己的思维完全混乱。总之我想表达的是一个观点:你想自我审查是你的事,别扯上我。我痛恨墙的程度是你不能想象的。


最后附上一个墙内享受不到的福利:禽流感实时扩散地理位置图(谷歌地图提供支持)

Advertisements

57 thoughts on “你的审查与我无关

  1. 丽君:为什么会禁止我的歌曲? 鲍勃·迪伦:不管是什么原因,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2. 与其自我审查让自我的底线不断地被下降,我宁愿选择码字的时候尽可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等着微博小秘书这些来删除。其实我觉得南方系的新闻报道虽然有时有失偏驳,但这一类不是迎合与当局,而是去主动刺探当局的底线,挑战当局的威权。

    • 这让我想起可能吧,先是http,再是https。你可以给你读者发邮件,提示用https,然后再启用备用域名,到时候301重定向就行。

  3. 自由是什么。。。但你坐牢的时候,人们渴望自由,你现在没坐牢,现在已经是自由了,就别要求太多。

  4. 土木坛子的忠实读者很稳定,那几十人,翻个墙是没问题的,不过我自己的话,还是支持隐晦一点的表达,毕竟大环境如此。哈哈,想多了,其实就以我的博客,写的再不和谐也没人管的,因为没几个人看……

  5. app store在中国设立服务器了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吧,推上那句话应该也不确切。不过早就有人说最近的党媒狂批苹果就是为了获得苹果店的审批权,这大概是猜对了的事。

  6. 我终于又翻过来了。我有的时候也是想不通,我们中国人有许多解决问题的思路很奇怪,明明很简单的问题总会用很复杂的办法来解决。而且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一样。例子咱就不举了哦

    • 对于审查我已经说明。哪些不能写,哪些能写,给个规则,我接受。但毫无规则的审查我不接受,我也没精力去猜他们的心思哪些能写,哪些不能写。

  7. 佩服老弟的坚定!人生在世走一趟不容易,如果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样子活着,还不如死掉。活人和死物的最大区别是灵魂。委屈灵魂就是亵渎自己的生命。

  8. 面对审查总是两难。如果说话只是为了宣泄而不在乎听众,那也就罢了。问题是说的话还想让人听到。有的话一说就丢了墙内那一半的听众,而墙外另一半的听众似乎对这种话已经听得够多了。
    在你这儿发个评论不容易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