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路

班级聚餐,算是最后的一顿晚饭。按理说应该是不醉不归,但我强忍没喝酒。这对比我以前的作风实在是不相符合。社交中的烟酒实在是少不了,在我学校这地儿还得加上个槟榔。见面打个招呼递烟递槟榔太常见。吃饭喝酒也是一样。

初入大学我也是如此认为,喝酒再平常不过,酒量也是练出来的,从最初的一瓶倒,到后来三瓶尚好五瓶也行。一路过来我毫无节制,虽也醉过但毫不在意。逐渐觉得吃饭不喝酒像是少了点东西,浑身不舒服,你们不喝自己都要拿一瓶喝喝(可能是轻度上瘾)。酒是饭桌上的润滑剂,让原本无话可说的一桌人话多起来,活跃气氛,从这点来说还真是好东西。

凡事都有度。大二我还是在学生会待着,得到部门同事的支持,当了部长。原本只在部门喝酒虽然也喝得多但次数不多,当部长后各部门要吃饭,活动庆功宴也得喝两杯。自己又毫不节制,终于超过了度,在某个假期被送医院住着了。

躺在病床的十几天里,每天除了被针扎就是看天花板发呆,反思。之前喝的酒十有八九是能够拒绝的,偏偏自己要服慢性毒药,现在如此也只能怪自己。

住院中有一晚让我记忆尤其深刻。由于药物作用我半夜有点低烧,睡不着,在长长的住院部走廊晃荡,那天送来一个妇女,住在我隔壁的隔壁。可能是因为病重疼痛,整晚都在哀嚎,哎呦~唉呦~叫着叫着声音就渐渐微弱,然后又高声哎呦~,重复着回荡在这个楼层。我在值夜班的护士办公室里量体温,正对这她的房间,只见她的背影晃动着,伴随着痛苦的叫声,我心像受到某种打击,震动。医生们见惯了生死,对此倒毫不在意,摆弄着一叠表格,看我体温后拿了冰袋让我敷着。

那一晚是在低烧的头痛加恐怖的哀嚎中度过。出院后,我不再喝酒,换届我也没有继续留任主席团,虽然他们一再和我说可以不喝酒的,但我心里知道。到时候是各学校之间的交流,以及和学校领导打交道。就目前学校气氛来说,不喝酒也只是美好的希望,即便可以坚持不喝,也会让大家为难,自己无趣。不如早日抽身。

那次住院可以说是因祸得福,每次拿起酒杯,就会想起那凄惨的叫声。仿佛我如果喝下这杯酒,下次哀嚎的就是自己了。现在吃饭一般不喝酒,偶尔一杯为多,其实喝不喝酒真的在个人,说是外界因素不得不喝的情况真的很少。有多少情况能比牺牲自己的健康重要?希望我以后工作了也能如此,仅以此篇,记录我不喝酒到喝酒再到不喝酒的历程。

Advertisements

19 thoughts on “酒路

  1. 也别非是即非,酒桌上不喝简单,难的是喝且只喝一点,而前者少了点情谊。有感情的就多喝点,暂时没感情的就少喝点。
    我们这实验室作报告的间隙还喝各种酒呢,更别提聚餐的时候了,只是自己想喝就喝,毕竟文化不一样。

    • 喝酒按感情来说就讲不清了,同一桌你能说和这个感情好那么感情不好么,太得罪人了。习气好喝酒挺好的,随意,习气不好的地方你要是区别对待,你就是瞧不起人,下次别想有好脸色。最好说不喝。

  2. 博主的耐性不错,估计我现在都有点酒瘾了。不过大学毕业聚餐不醉不知道以后回忆起来会不会有遗憾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