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记

重复的日子,三日,不记录些东西,过了就过了,记下几笔,至少还有一些文字。古人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三天是很重要的时间。

上次大老板来项目部开会,整整持续了五个小时,会后我拟定了计划,决心好好实施。哪知道第二天便是中秋,项目上发了点钱,放了一天假,恰好女朋友过来视察,便去城里潇洒走一会,中秋第二天才正式开始按计划来,至今已有三天。

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下班组的生活枯燥乏味,计划中我写下与工人同步上下班,做好每日总结、问题及明日计划,发现工作中的细节问题,了解劳务班组的人员分配以及工时安排。晚上看规范,顺带学一些管道制图。再心灵鸡汤式的问问自己最初的想法。看起来不多,做起来蛮累,在工地瞎晃悠容易,动脑筋发现问题费劲。

第一天的时候跟着工人制作管托,小东西也有大学问,看起来容易,实际做的时候技巧可不少。上次开会后大家强调了我没有在班组深入下去,做事不怕犯错,就怕知错不改,响鼓不用重锤,立马就改。我将学到的知识、发现的问题记录下来,于是便有了第一天的笔记。

第二天似乎和昨天一样,晚上在食堂写笔记时和昨晚写笔记的环境一模一样,坐在同一张桌子,电视在放同样的节目,一切都没有变,天复一天,年复一年,但我知道自己在变。喜欢上独处的感觉,经过一天的喧嚣后,一个人静一静不失为放松的好方式。

第二天上午工地下雨,只有三个工人上班,其他工人有些悠闲的看雨,有些在床上躺着补觉,还有些下山买东西,享受难得的空闲。虽然只有三个人上班,但我还是不能松懈,穿上衣服便继续昨天的工作:制作管托。计划可不能才做一天就失败。三个工人两个在焊接,一个在割管托的柱子,快的情况下,半小时可以割两个管托的柱子部分。

下午雨停了,继续上班。人员分配是六个打磨管道,三个焊接管道,2:1的比例,可以保证磨完后焊工可以马上工作,连续焊接,提高效率。今天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要求亲自制作一个管托柱子,也许是担心自己做不好,稍微一退缩机会就浪费了。

第三天算是收获比较大的一天,来项目部第一周的管道图纸没有白看,算了三根管子的量,知道了哪些尺寸的管子不够,没看好图纸是算不出来的,当然,自己还有很多问题没注意到,决心好好再过一遍,理清一些细节问题,再尝试着自己画一画管道小图。

一个字一个字用笔写东西,让人仿佛回到大学时候的自习室、图书馆,那时候夏日温暖的阳光从窗口斜照进来,撒在脸上、书上、桌面上,舒服的让人流泪。用笔写字是迫使人思考的好方式,必须比别人想得多,想得深,做的多。这一本杂乱混乱的笔记将成为见证。

转灾

到今天真的是搬了一个月砖,期间没双休日,二十几年保养的手一个月便磨出茧子来。上月写日记还有心思称小爷,到现在连称小爷的心情都没有了。说两件事吧。

如果一直看我博客,大概会知道我的姥姥。来之前姥姥给我算了卦,让我九月份别去高处,有灾。工地就在山上,怎么可能不上高处,而且吊钢结构的支架,得爬钢管子呢,还是高处的高处。他后来给我化了碗水,吹开了,也就是说我不会有灾,于是我安心来这边工地。

前段时间一起在工地刷漆,小吴踩了个寸把长的钉子,直接插到底。工地踩钉子不奇怪,奇怪的是明明是我拿着油漆要去刷的,走到一半他偏偏跑过来要抢着做,我便将油漆桶给他了,于是他过去踩了个钉子。当时我就在想这是不是他给我挡了一灾。

今天上午的时候工地用吊车在吊无缝钢管,有两位工人在一头绑管子,我和小付在这头将吊过来的管子放好。吊了十几根后,小付说我在那边没推,管子转不过来,要和我换边。换完之后的第一根管子就出事故了,叠在上面的管子把下面的管子挤滚动,压到他的脚,吨把重的管子就压在他腿上。管子推开后他躺地上没起来,直叫唤脚断了血管爆了之类的,手指、脸全部惨白惨白。送医院后想着家伙肯定会残废,没残就算他十分幸运了。

明明前面十几根好好的,怎么他一让我和他换就出事故了呢?前面两件事,让我不得不想姥姥给我化的那碗水不是破灾,而是转灾,转移到别人身上了…安全第一,生命只有一次,身体好好的就是幸福。

放一张工地的大罐子照片,每个都有十几米。跑来见习的我每天当民工在用,累死累活,但看到这么有气势的罐子阵搞起来了,还是挺开心的。

当年看着别人一月甚至几月不更新的博客,想着,这类博客留着何用,难道写篇文章的时间都没有?直到…今天打开博客发现我也快一个月没更新了,唏嘘不已。

没有双休日的工作,放假全看老天爷,中午开始的蒙蒙雨持续到现在,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办公室发呆。我这人非常自恋,认识自己的越多,越喜欢自己,随之而来的便是有点傲,目前看来这样的傲是好的,督促我白天干活,晚上看书,尽量多学那些工作有关的知识。如果不能骄傲的活着,我宁愿死去,虽然知道不会真的去死,可是没尽力去做总感觉对不起自己。

没进入社会前,听着一群人把社会描述的一塌糊涂,当时我就很不屑,社会即使是染缸,你也可以外黑里白啊,内心守护着一方净土就好,所谓君子和而不同,到现在我还是这么认为的,希望自己能一直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