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翻墙历程

翻墙工具有梯子,绳子,撑杆,打洞器,弹射器….好吧,我就不瞎扯了。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翻墙,翻墙只是出于对网络的好奇,单纯的觉得我应该得上那些国外也能上的网站,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现在的我,一联网就想测试我是不是处于自由网络状态,如果“撞墙”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最开始我知道有些网站中国不能访问,但不知道怎样才能访问,在网上搜来搜去,不是下载驴头不对马嘴的软件,就是下载的软件已经失效,例如一些老版本的自由门,无界等,真让人头大。黄天不负苦心人,在经过我四处询问,终于有人发了一个可用的翻墙软件给我(感谢他,好人一生平安),第一次打开twitter,打开facebook是多么令人欣喜啊。好景不长,自由门这东西基本是用一周就挂,速度又慢,我又走上了苦苦找翻墙软件之路。

有一段时间,我得了试验翻墙软件的病,什么翻墙软件都要来试一试,生怕会失效上不了推特。也是在那个时候,了解许多有关墙的知识,方滨兴,金盾网络等等,也知道了vpn pptp l2tp 之类的。手头积累了一堆的翻墙教程,翻墙软件,在线代理网站…

对于翻墙工具的挑战,第一个坎是配置自己的goagent,相信知道墙的人都会知道它,据调查,他是中国网民最常用的翻墙工具。那时的我,为了配置好,在网上找许多教程,细心阅读,折腾到满眼血丝,相信我要以那个劲头去学习,拿奖学金不费吹灰之力。那么多的免费翻墙工具被封,为什么goagent万年长青?可能的原因如下。

GoAgent使用的IP地址与Google的企业级服务如Gmail,、Google Analytics和Google Apps for Businesses相同,中国政府难以区分GoAgent和企业用户的流量(HTTP或HTTPS),如果封杀Google的IP地址,那么将会连带影响到使用Google Apps for Businesses的企业用户。中国政府在去年十八大期间尝试过屏蔽Google的核心服务,在今年初也尝试干扰了部分VPN服务。目前干扰GoAgent的方法主要是使用DNS污染,但效果有限,因为GoAgent可配置直接访问大量企业使用的IP地址,绕过修改过的DNS。

GoAgent的开发者完善者们,中国网络杰出贡献奖非你们莫属。

望尽天涯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阅尽繁华,回归本质。在历经一段狂热时期后,我领悟到,翻墙不是目的,我将太多的时间花费在如何翻墙上,却忘记本来翻墙后想去做的事。那时起,我删掉翻墙资料,不再收集工具,尽量能用就行,再加上常备的收费vpn,基本墙是拦不到我了。

现在的翻墙工具

苹果上用的收费软件。VPN Express,据说是一个老牌子,可以按流量或者按时间购买,应用商店可以直接搜索到。地下铁路的vpn备用。没有越狱。

安卓上用的免费软件。fqrouter,在我看来是手机上与goagent一样强大的软件,支持好多模式,可以用公共账号,也可以输入自己配置的goagent账号。用了几个月,挺稳定。

电脑上可选择性挺多,个人偏向于傻瓜式的软件。类似于绑定goagent的浏览器套件是个好选择。现在在用的一个谷歌浏览器插件也不错,直接在应用商店搜索红杏就可找到。现在的一键翻墙软件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好趋势。

最后,我想说,网站的网络资源项目我更新已经三个月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就在网站上方的导航栏,我反正不定时更新,不能用了发邮件告诉我我就改一下。我要做当年那个帮助过我的好人。

Advertisements

谢谢你们一直活着

工地布置的地方是一座山,现在山已经挖去了许多,挖成了平地,放置要使用的罐子和管道。山被挖去后的侧面,有像树木年轮似的土层,层次分明,有些深黄,有些带着黑,每一层都经数过百年积累而成。

百年只是一层土的增减,于人而言,则是一生。这么一生过去,到底为什么而过这一生?

在自己博客搜索了像人生、生命一类的关键词,发现我还真爱思考这个问题。人生短暂,那一层土的积累时间可以让一个人轮回三世。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有些时候我仿佛明白了,但再过一阵想想又不明白。就像我搞不懂为什么要结婚生子一样,难道是因为其他人都结婚生子了?

人活着的一个理由可能是身边其他人都活着,这么想来,就有一种大家相互支撑着活下去的感觉。谢谢你们一直活着。

三杯两盏淡酒

呼噜呼噜,对头床的声音一阵一阵传来,他们喝醉了。工地难得的一次不加班,有几个伙计跑山下的小炒店吃宵夜,顺带喝酒,跑回来有两位感觉还不够,一人再搞半瓶劲酒,十瓶劲酒就这么搞定,想想那句广告词: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苦笑。

脸微微发烫,微醺,这种程度是最好的,可大多数情况下,都要喝到面红耳赤,不倒地不罢休。也许这是男人争强好勇的天性。

来这里正经写过两篇文,零碎记事写过将近二十篇,前者觉得太正式,讲给领导听的,放上来无趣,后者又是生活琐事,留给自己回忆的,放上来也无趣,便沉默了许久。订阅的博客也不像从前那么勤快的每日必清空,实在是太忙,留个几天就几百篇新文章,是时候建立必读订阅源了,将那些看着舒服的博客放在必读选项里,其他的当调味剂,有空看看,没空便作罢。

前段时间经过的一个城市,知道有网上的推友在那,可我始终没提,总觉得见网友是一项很郑重的事,就像没接吻过的女孩,认为初吻很重要。

每次打开电脑决心写点东西时都会先在网上逛逛,一逛就过了时间,又到睡觉的时候。以后不能这样,再零碎的东西也得写写,更何况我肯定还有点感想的。例如今天站十几米的小钢平台上拉架管就有感想,认识到男人的腰很重要,腰不行,根本做不了事。以前的我,三米高空,要是边上地方不大,往下看就头晕,现在十几米的地方,拿着麻绳扯几十斤的东西也没事,人的适应性真强。

上次看到工人工资,因为加班多,大工一个月工资都一万多,可我们工资连小工都比不上,伤心。说现在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假的,这些累人的活到处找不到人。大学出来就得这样体验体验生活,不苦点累点,以后一点小事就畏难,怎能成一番事业。

三杯两盏淡酒,今天就算在博客上和大家喝点酒,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