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一直活着

工地布置的地方是一座山,现在山已经挖去了许多,挖成了平地,放置要使用的罐子和管道。山被挖去后的侧面,有像树木年轮似的土层,层次分明,有些深黄,有些带着黑,每一层都经数过百年积累而成。

百年只是一层土的增减,于人而言,则是一生。这么一生过去,到底为什么而过这一生?

在自己博客搜索了像人生、生命一类的关键词,发现我还真爱思考这个问题。人生短暂,那一层土的积累时间可以让一个人轮回三世。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有些时候我仿佛明白了,但再过一阵想想又不明白。就像我搞不懂为什么要结婚生子一样,难道是因为其他人都结婚生子了?

人活着的一个理由可能是身边其他人都活着,这么想来,就有一种大家相互支撑着活下去的感觉。谢谢你们一直活着。

Advertisements

11 thoughts on “谢谢你们一直活着

  1. 突然发现有一周多的时间没有打开Feedly阅读博文了,这段时间忙得有点晕。人生太匆匆,转眼之间,一年已过3/4。不要去思考了,努力去冲满你的人生吧。

  2. 这个问题太有趣了。也许问为什么活不如问为什么有生命。

    分享我的思考:生命似乎只是一种现象,不由我们控制的现象。其实追问到最后,答案都是“I prefer it is is this way”.

    起初,我从哲学和科学的角度想。如果世界只是物质和微粒组成的,万事万物又是遵循规律的(即便我们不知道那个规律),那么这些微粒运行的结果就是一定的,不是吗?如果说人的思维情感语言都只是物质运动的结果,是一堆物理和电化学反应的结果。那岂不是说我们的生命根本没有意义,爱恨情仇和对世界的认知都与风过树林发出的声响没有二致? 可我们分明能感到不是如此,不是吗?

    有一段我就这样空虚的想,空虚的生活。更为明显的是,如果你这样看世界,看生命,同时就该会接受“一切结果都已经注定”这个可能。 都是物质运行的结局,不是吗?

    后来,我陷入另外一个思考。如果这世界只是一些无意义的微粒在运行,是什么让我们有了思想和认识? 
    为什么我们作为世界的一部分,能够去认知世界的另外一部分? 尽管不太准确。 这些思想具体来说是如何存在那些微粒上呢? 

    事实是微粒不会存储任何信息,就像你知道的,是这些微粒的排序。 磁带上、磁盘、光盘、硬盘这些东西都可以存储信息, 我们一直在用物质的眼光看这个世界时,忽略了物质之上的一个东西,就是这个顺序。

    • 微粒还是那些微粒,当他们被有序排列后就承载了信息。 生命,自信息开始!再看我们神奇的基因结构,蛋白结构,种种生命现象,无不和有序连接在一起。 

      物质的世界有个规律,熵增原理,在没有外力干扰的情况下,系统总是自动向着混乱度增大的方向发展。可生命和思考却是这样一种神奇的违逆熵增原理的自然反应(如果我们把自己只是机械的看作物质世界的一部分的话)。  

      • 然而,当我们反观那些信息载体的话,沙子不会自己变成晶片和内存,碳氢也不会自己变成塑料做成光盘,更不会自己就承载信息。我们虽然能造出越来越多越神奇的信息产品,甚至已经接近实现人工智能,模拟出一个人来,可是最终的结果不是指向一个惊人的可能吗?一切信息相关的,都是受造的。这些神奇的“有序”,都只能由另外一个“有序”的生命造出来。即便有一天科学发达到我们造出了一个比我们还完美的人, 最后能说明什么? 并不能说明生命是随机过程产生的,而是受造的!

        当几年前我刚刚相通这些时,才忽然发现曾经不太赞许的基督教里(和很多其他宗教)里的造人之说,竟然充满智慧。这点,和一个叫做 (I am robot)的电影里讲述的结局十分相似。 我不是来传教的。我自己都没有受洗。只是和你分享自己的一些思考。到了这一步,我开始相信自己也是受造的,而且最初造我们的那个“有序”的就是所谓的“灵”。 

        灵魂是一个客观存在吗?当然,它就是那个“有序”。比如科学发达到一定程度了,可以记录下来你身体所有微粒的数量和状态,把这些信息存储在一张巨大的光盘上。某一天复制出一个一样的一堆物质,我们的生命和灵魂不就是复活了吗? 从物质到灵命的世界难道真有矛盾吗?哪里是那个鸿沟?貌似根本没有。

    • 我倒是没有想得这么复杂,只是单纯的觉得活着总应该做些什么,而结婚生子繁衍并不是我想象的活着的目的,所以只要找出一个活着的理由就好。

      小时候高兴的时候,例如考试成绩好,有漂亮女同学聊天等等我就是乐呵乐呵的忘记活着需要一个理由,可每次伤心难过时脑海里便出现这个为什么活着的问题,好像找不到自己活着的理由,越想越悲伤,后来便索性不去想。 想太多会有点像哲学家,哲学家是半个疯子,我可不想让身边的人觉得我疯疯癫癫的,那样我很很难过。

      而有关灵的问题我倒没多想,因为一直深信不疑。以前写的那篇博文,我的神仙姥姥,大多数人是当故事来看的,事实上那就是写的真事。即使我再怎么相信科学,被灌输无神论,还是比不上身边的事实又说服力。有不认识的人来找姥姥,他能同她死去的父亲说话,并托话给那个人。我不管你们怎么认为,觉得他是戏法也好,作假也好,身边一系列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我相信有灵魂,有另一种生命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