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与性爱

小时候家里书柜上有一本书,叫情爱与性爱,我爸肯定以为是一本不良书籍,于是把他从底端挪到了我够不着的书柜最顶端,害幼小的我费力的爬上书柜拿下来看,最后发现完全不是我爸想的那样,这是一本哲学书,叔本华写的,不知是原书就是这个题目呢还是坑爹的翻译者自己编的这个题目。过去这么多年了,书的内容我是一点都不记得,只是这个书名印象太深刻,今晚走在路上,看朦胧的天空一轮明月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这本书。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在项目部上我说人为什么要结婚,大家都笑说你的为什么太多了,其实我知道不是所有结婚的人或者准备结婚的人明白为什么要结婚,人是群居,随波逐流的动物,大家都这样,也就这样好了。至于原因,为情,为性?不用管那么多。

估计是因为工作类型,女人少,同事们或多或少都要逮着机会去逛逛娱乐场所,洗脚按摩唱歌或者干点别的。我对此的态度是,按摩之类的还行,放松心情有益于身体健康,但是小姐之类的就免了,不是对她们有偏见,而是觉得自己太亏,像我这身材长相气质,没让她们出钱就算了,自己还要贴,我可不干,宁愿响应毛主席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回程的路上休息了一晚,公司的兄弟说到这里就我来安排啦,于是打电话叫了朋友一起出去玩,无非就是那几项,我先发制人,说如果随我就要去正规专业的地方,别又搞那么多名堂,我去了也不搞得。他们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得依我。于是开了间套房按摩。

在被技师蹂躏的时候,我在想,如果做爱没有感情倾注,是多么无趣的一件事。但我又想,如果一个女的长得很漂亮,但你不认识她,只要出钱就可以上,这时候你心动拿出一叠票子上了她,叫不叫倾注感情呢?

Advertisements

原来你还在这里

这是我来新工地的第三个星期六,不同于上个快完工的工地,如果你不想学东西,可以每天睡很晚,起很晚,这个工地正在赶工期,我每天是睡很晚,起很早,即使没怎么负责工作,就像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新的工地在一个市里的郊区,是一个破败的看起来要倒闭的厂房,巨大的烟囱二十四小时喷出浓浓的白烟,早晨这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煤粉的味道。我来的第一天就觉得这样的场景象极了电影《寂静岭》,如果除开偶尔的行人和车。

过来的第三天我抽空从厂里出来,一个人在下午四点半走了一遍厂门外的街道,只有一条主道,往上走是一个钢厂,我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一个钢厂,我是从开来的三路车上的显示屏上得知的,往下走拐弯走上三里路就到街的尽头,我没再往前走,前面只有街和街旁的书,没有店铺。

一家卖彩票的,三家理发店,一家干洗店,四家杂货店、小超市,一个卫生院,一个药店,一家同厂子有同样悠久历史的宾馆,还有若干卖着据说很难吃的饭菜的饭店,构成了街道的全部。

我没有时间去坐公交,去看上面的工厂或去热闹的市区,我早上要六点多起来去工厂,中午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然后到下午六点吃饭休息,七点再去厂里到十点回来。其实晚上是轮流值班的,值班的人第二天上午还可以休息不上班,但我意志很坚定的(其实是脑袋短路)每天去加晚班,并且每天上午还上班。

总是很恐惧的感受到自己是被某种符咒困在某个次元里,这个厂房是就是中心,我离不远这里,也许我只要坐上开往前方的三路车就会发生很奇怪的事情,例如碰到这个次元的尽头,一堆绿色乱码数字或者一片荒凉沙漠,或者开着开着继续回来原来的厂,像遇见倒路鬼一样。

我也索性忘记对自己的要求了:写对你们有用的文章,这些日子来,向公司投了几篇稿子,在微信公众号发了几篇流水账,默默记录些不到140字的碎片在网上。冷落了博客,便趁着在下铺点燃一根又一根香烟,熏着我睡不着的凌晨,记上如烟一样飘渺的文字,让大家知道,原来你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