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乡学校考察

上周去了一个市里考察,起因是当地市政府要做该市城乡学校全面改造的工程,这次准备采用EPC+F(设计采购施工融资一体化)的模式整体打包,我们部门负责前期调研。现在不管是PPP项目还是这类的,都是前面不管后面,政府信誉担保分期还钱,银行借钱,国企建设,最后钱还不起了怎么办,反正都是国家的钱。

一行十几个人早上出发到该市,与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教育局局长简单碰头开了会,上午去临市看了一下他们建设的学校,下午便分组,由我们部门及教育局人员组成小队分别去不同的学校调查需要改造的情况。

我在的这组第一天分到要考察的学校很落后,看了大概三所,十分震惊。基本情况就是环境恶劣,基础设施落后,像学生宿舍,十几二十人一间的大通铺,四处漏风,教师住房、教学楼没有厕所,甚至全校都没有冲水式的厕所,全是旱厕。教室里面坑坑洼洼,墙裙、黑板全都有破损,灯也昏暗。第一天就让我有点心里堵,城乡差距大我是知道的,可当面临实际的情况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这里的几张是第一天的一所学校,学生宿舍是教室改的,一间房睡二十几个人吧,我当时还以为是废弃的房间,因为床板上面就铺了一床单草席,这么冷的天,睡床板上是什么概念。宿舍都破成这样,其他情况可想而知。

我当天回宾馆一想不对啊,学校破烂是学校的问题,铺草席这应该是学生自己家里的问题吧,难道家里多买不起一床垫背。可能是真买不起吧,当晚我就是在不安中睡着了。接下来的两天又看了很多所学校,有好有坏,总体来说。乡里差城里太多,单个学校学生也少很多,城里学校领导普遍有改造的思路,学校要做什么优化,想干什么还列了计划,乡里有些校长脑袋一锅粥,一问三不知。

还有教育局给我们的表格非常有意思,上面几百所学校分了ABC三类,当时我还以为我们跑的A类一百多所是急需改造的,所以才这么烂,后面得知标A类的学校是因为在马路边,领导视察方便,所以要整改,简直莫名其妙。意思是学校偏僻,领导看不到,破烂一点就没事了?!

还有感觉教育局有些人员的思路是“穿衣戴帽”,给学校整体刷白,搞些好看的操场,让改观比较大就好了,一所学校的改造,不从实处着手,从整体出发,总想着应付领导检查,我是觉得挺没意思的。比如说,有些学校水都没有或者压力不够,旱厕改个水厕,比旱厕还不如,而且也是就地排污。还有说要每个学校搞塑胶跑道,有些学校房子都是危房了,像我前面拍的照片,宿舍教室都破成那样子,你先花个几百万建塑胶跑道,然后刷白墙面,毫无意义啊,塑胶跑道后面的维护费用也是一大笔钱,估计往后学校也没钱维护,放那里烂掉。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前期规划好,让钱用在实处,但最后怎么定,还得看当地政府。我觉得往后这个项目可能会这样,挑几所重点领导要看的学校,每所花几千万重点打造一下,其余的几十百多万应付了事:只要领导检查能过得去。想来这个项目的四个亿资金就折腾完了。一想到最后钱会这么花掉心里就特别不爽,即使我们不是出钱而是赚钱的一方,这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总之,前几天调研的时候非常的累,身体累,一天几万步,往返各乡镇学校坐车几百公里,心也累,过去的时候教育局都跟校里说是省城来的专家,有些学校还发一包烟,拿着吧又觉得学校都破成这样了,还收烟,不收吧他们还不肯。心里觉得有些学校改造估计悬,市里领导想要的是穿衣戴帽,快速见效,帮不上学校太大忙,心里过意不去。

作为记录写下这篇,等工程完毕,过个两年,我再去当年去过的学校转转,希望他们有大的变化,学校师生的生活环境能更好。

Advertisements

生小孩是为了全人类?

元旦三天假期和老婆孩子一起回了趟老家,回来的时候一个人,本想着能有期待已久的Freedom,实际上并没有。孩子出生的这一个月,上班就上班,下班了继续上班,比白天还累,在公司加班算是放假。

昨晚高铁到家,回到房子空荡荡一个人,睡得还不踏实,今天又因为小孩满月打疫苗的一些突发事情担心了一下午,医院老家两头打电话,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一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状态,回不去了。

过年促销买的两个VPS没折腾, 英语也没学,下班点了份外卖,在公司发呆。上午办公室聊天,本打算去泡温泉的女同事没去成,小孩高烧,假期折腾了三天,她说小孩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不生病啊,突然就让我默默伤感了,是啊,等他们长大不生病了,独立了,也会离我们越来越远,就像我们当初一样。

生活的意义这个问题,有时想不通,有时又好像懂了,大部分是懒得想,放一边。我爸妈,等几年就退休了,好好的退休生活不去过,前几年时不时就和我提结婚生孩子的事情,全家围着一个小娃娃转,费心费力的,到底图啥,我看有些朋友丁克也过得挺好。想到以后我的能力不能给她提供一个好的环境就不好受。

但生孩子这事吧永远也没有一个准备好的状态(如果有麻烦告诉我是个什么状态),永远都会有更好的时候:工作压力小一些,钱赚多一些,身体锻炼好一些。没完没了。

小时后我跟我妈说为什么要结婚生孩子,她说都不结婚生孩子人类不就灭绝了嘛,人类灭不灭绝跟自己到底有毛关系啊,要不要这么无私,生个孩子变成为了全人类这么伟大。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真是这么想的还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我。反正我也不会问她了,因为再过几年孩子就得问我了,可我却没有答案,到时候可以给她看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