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家长的行为,家庭环境对小孩的影响非常大,即使成年了也脱不开影子,比如我爸有些缺点我现在能认识到,并且发现自己在某些方面很像他,但发现只是一个开始,困难的是克服。

家庭的不同,家长眼界的不同,提供的思路,人生指导就不一样,同样的努力,不同的人生选择,最终的成果差别很大。那天看到Derek Yang 发消息感慨偏远山区的孩子出来不容易,挣扎着跳出来仍然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幸运的太少,有亲身体会的他,发起了眼界计划,告诉“水手”这世界上还有“大海”。

但跟我之前所说一样,家庭的影响是深远的,一个人的习惯,内心不那么容易改变。我偶尔在博客中提到作为世界上平凡普通的人,应该怎样怎样,今晚在家里和父母交流的时候,我有些惊恐的发现,我爸和我说了同样的话,让我好好努力,过普通的日子。那些我原本认为是自己悟出来的道理,可能冥冥中像盗梦空间一样是在以前被种下的种子。

没有反抗,因为我不自知已经被困住。在明确知道性格上不足的地方后,如果不去改正,想必我的下一代也会是一样的。我想知道你们在改变自己的过程中,有哪些故事发生?最后坚持下来了吗?

 

Advertisements

你从来不是救世主

总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错觉,仿佛有重任在身,要拼尽全力一样。说实话,建筑工程领域中国在世界算拿得出手的,实践出真知嘛,那么多桥、路、房子,总不会差到哪里去,水平还是很高的,但另一方面各公司现状和中国贫富差距一样大,这边有公司已经能够修摩天大楼、跨海大桥了,那边还有公司干着包工头的活。

和同事讨论公司为什么感觉很低端,想着毕竟全国200强的企业。得出的结论是公司建筑工程技术人员的水平低,专利、工法各种抄袭,工程策划一塌糊涂,拉项目挂靠的体制也留不住人才。虽然是千亿产值的企业,实际上虚得很。

时不时脑海中冒出鲁迅那句:学医救不了中国人。感觉搞技术在这个公司也不是条好路,但不搞技术自己更做不来,一是不愿往体制上靠拢,二是总感觉做技术更踏实,但目前这种情形实在是让自己有点失望。当初把自己定位成技术型的管理人才,真到了管理一个部门这步状况却没有特别高兴。

职位变动,技术以外的各种问题纷至沓来,人员积极性的调动,部门协调,领导关系处理,烦不甚烦。特别是技术氛围不浓厚的公司里,技术部门更不受待见。只得安慰自己要与生活和解,只是一份工作,问心无愧就好。

人与社会

动荡时期被逼自杀,被关牛棚的那些学术泰斗,让我不禁想到:“人呐,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个人的命运,在历史滚滚车轮下,如草芥,如尘埃。

前段时间大约是国外开学了,朋友圈里好几位分公司的领导,以前认识的项目老板,都在晒儿女国外的学习情况,有录取通知书的,有摆酒送行去读书的。估计我得当燃料助推才能让我没满一岁的小孩以后也像他们那样,这还得燃料够好才行,不然没推上去,自己烧的成了一堆渣渣。

工作到现在,体制上的问题终究得要面对,技术做到后面,终究是要接触管理,组织团队的力量,而在体制内,则意味着要接受组织的考验,作为这一个即将退团,变成群众的我来说考验着实不少。昨晚看到乔木那篇文章,想起一些人,只要委曲求全一下,不说附和鼓吹,只要默不作声就能获得不错的回报。不愿这样,便成了异议分子,要不辞工,要不辞国。

辞国相比于待国内继续努力,倒算是一个比较轻松的选择,虽说作客他乡总有些哀愁,毕竟家人、朋友都在这边。但相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在国内仅有空间冒险发声抗争的那些人,些许哀愁不算什么事情。

这个社会,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完美,因为他那么小,仿佛每天都接触,可他又那么大,始终琢磨不透。

 

儒家思想

最近岳母娘在看一部已经播出过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其实这电视刚播的时候我断断续续看过一些,这次再看到心里怪怪的,特别是演到商人给贝勒爷磕头,高呼饶命,感恩戴德,感觉中国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思想可谓是绵延不绝。

想必也是统治阶级乐意看到的,文化的延续,阶级的稳定。抗日剧一大部分,剩下就是宫斗剧、历史剧,也难怪现在有什么事都要跪求“青天大老爷”帮忙做主,一贯就是这么来的嘛。我们看类似的印度种性制度很奇怪,可能别人看我们也很奇怪。

看新闻说最近在少数民族区域推行党员去宗教化,以前党员是可以信教的,现在不行。儒家也是一种宗教啊,崇拜对象不同而已。大部分普通民众都是愚蠢的,短视的,没有主见的,但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手段还是太低级,纯洗脑,容易引起反感,相当于盗梦空间的第一层次,得多深入几个层次,让人从心底里有意识才行。

儒家思想就更深入一层次,让人不知不觉就顺从,还有一点就是中国创造了许多官话,并且语言逻辑性不强,造成思维上的混乱,概念不清。比如正能量,到底什么是正能量?老祖宗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老祖宗是指多老的祖宗,唐宋元明清以上?那蒙古,海生崴算不算老祖宗的土地。事情不能细究,细究起来没完没了,说不定还犯了什么法。所以大家就都稀里糊涂过,都这么说就行了,最安全,哪有那么多七七八八的。儒家嘛,讲究仁爱,讲究弹性,凑活凑活过。

 

 

个例冲击性

当某些群体悲剧具象化到个人身上时,冲击力会很大。像被淹死的难民小孩等,往往会对社会舆论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影响国家政策,但某件事情背后往往有深层次的原因,不是那么好分析清楚的。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受P2P金融平台破产波及,产生了大批的金融难民上访维权,其中一位女子上吊自杀,留下了遗书。看网上传阅的照片和遗书,久久不能忘怀,比只听到一些单纯的数字,如涉及多少家公司,多少人,多少资产来的冲击感更强烈。

相信这在新闻不自由的中国,绝对不是个例,还有许多由于破产走投无路的人没有被发现、报道。中国的各种事情都是掩盖在平静之下,寄希望于默默消化,问题都在默默发酵。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是一篇灰暗也不是一片光明,是错综复杂的,在复杂的情况下要遵循更加简单直接的原则。作为一个社会人,还是得找到与社会共存的方式。

难怪说成年人都有一套自洽的逻辑,让自己适应社会,不管是歪的还是正的。没有这套自洽的道理来安慰自己,生活得有多纠结啊。

 

 

简单行事

如果你有五个非常重要的目标,以及二十个不那么重要的目标,忘掉那二十个,全力以赴去完成最重要的那五个,人的精力有限。

但这个简单的道理始终很难做到,人总喜欢有变化、有新鲜感。冲完凉,回到书房,老婆和孩子都睡觉了,这个时候才感觉时间、空间都是自己的。

去年老婆怀孕那段时间,我的生活非常规律,基本都是在十一点前睡觉,每天八小时睡眠。今年开年后一切都乱了,晚上照顾小宝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生活节奏被打乱,似乎多了很多事情,但每天也没有好好去想,偶尔的碎片时间就用社交网络或者小游戏来打发掉,导致又回到那种焦虑忙碌的状态。

比如,我刚又暂停了三十几分钟买了个摄像头,估计又是乱花的一笔钱,我没那么多精力去拍视频教程。本来想着是录那种讲英语给外国人看的视频放YouTube上,可录什么我都还没规划好呢。

把事项列清楚,一件件完成才好,提高专注度,这样才有积累有进步。东一竿子西一杆子什么都打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