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有感

这两天作息有点不规律,熬夜太多,脖子酸痛,于是中午就去健身房游泳放松一下。中午时候人比较少,只有两个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教练,我游了几圈,偶尔看了下小朋友游泳,想起我小的时候。

那时候老爸说要我学游泳,感觉就是自己在瞎扑腾,如果有个轮胎啥的就已经了不起了,河边码头又滑,呛水乃是家常便饭,大人们都还乐呵得很,说不呛几口水学不会游泳的,其实和呛水根本没啥关系。水是呛了不少,游泳还是狗刨,精疲力尽不被淹而已。这么多年就这样了。

上半年的时候办了张健身卡,健身房刚好配套有个泳池,我最近在健身房看教练教游泳,也没见怎么让小孩呛水,或者把他们往泳池一扔,“顺其自然”,为啥我小时候就得这样。生活条件真是越来越好。也许是小时候淹水的功劳,呛水我是不怕了,自己看了下视频,学了几招,在原有狗刨的基础上也有点样子,每次连续游上几个来回问题不大。

今天看小朋友在池子边扑腾几米就惊恐的找能抓的地方,想起我小时候。有一次掉河里,有一次掉大池子,两次都淹的不行,搁现在就是得叫救护车的那种,还好没留下太大心理阴影,照样过来了。

日记

写日记是一件很传统的事情,小时候爱翻家里的书柜抽屉,有字的都喜欢去看一看,曾经还翻到过妈妈写的几本日记,内容现在一点都不记得,只记得字很漂亮,写了很多,如果她开博客,一定是一位比较高产的博主。

我们现在在网上写文章,公开的抒发感情,是希望别人能够看到的。我在刚开始写博客的那两三年里,特别想要让人看到,那时候还在读书,空闲时间也比较多,会很仔细的排版,找主题找素材,然后加了很多博客到rss里面,时常阅读留言,希望别人也能到自己网站看文章、留言。

到后面工作之后,越来越不积极,直至连申请的域名都没有续费,回归了最初的wordpress二级域名,再加之空间免费,墙内不能访问,反倒让我觉得自由了些。现在连rss都挺少去看,也很久没有去刷新的博客订阅、去留言,除开最开始邮件订阅的那群人以外,几乎没人会来看。就这样一眨眼,博客快写了十年了。

以后小孩长大了,就给博客的网址给他。你看,爸爸曾经就是这样一个人。

难以消除的欲望

原本不需要的东西却因为打折而购买。

空闲的时间找不同的方式来填补。

个人的欲望总是难以消除,正确合理的利用欲望是一大难题。

无欲无求的人生其实也是毫无生机,没有乐趣的。

 

前两天在刷油管视频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家里正在吃灰的黑群晖,以及那一块莫名其妙竟然就坏掉的2T红盘。在成功勾起我的欲望后,我便开始想要再购买一台白群晖,脑海中欲望的小人一直在给我寻找各种“我需要购买”的理由。午睡过后,我仔细的想了一会,确实没有需要。先前的NAS最大的作用是下载各种小姐姐,似乎不是很有必要,毕竟现在都是在线的了,虽然画质上还是有一点点问题,然后各种自己的照片视频也就都存在台式电脑上,不存在什么分享之类的。至于在客厅用电视看NAS上的视频,更加是伪需求了。除了爸妈他们过来,我几乎没开过电视。

要说下载机,分享,家里的AC88U插个硬盘,用aria2也就满足了。毕竟一千多的路由器。

于是晚上回家便又开始了几个小时的折腾,其实之前操作过,不过某个超神奇bug导致我浪费了很多时间,换了几个浏览器后才解决,让我有点心力交瘁。

现在外网也能直接访问,在公司想下载东西直接丢家里路由器aira2,回来就下好了。做完这些后,我发现没什么东西想下载的,我享受的过程也就是在追寻的过程,一旦实现了反倒觉得没什么了。故有此篇感概。

做事情要有《原则》

中信出版社的这本《原则》是我一年多前买的,俗话说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家里看得最快的品类是小说,其他买回来的书则随缘了。

最近因缘巧合开始在看《原则》这本书,书的作者是著名基金公司桥水掌门人瑞•达利欧,他在书中分享了他在工作、生活中的指导原则,以及形成这些原则的心路历程。书很厚,五百多页,说实话看完第一遍我不是太懂,里面信息量太大。

据我粗浅的认识,其实就是在说明一个问题,如何建立正确的方式原则来面对生活、工作上的问题。其中包括了很多项的技巧,需要不停的去磨练。每次面对问题,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反思,积累,形成面对的原则方法,重复的循环,以达到最佳的状态。

类似相关的书籍我曾经看过一些,但是没有一本书像他这样如此细致的去说明,当然也让我看的很艰辛,我只能大致谈谈想法。

在这个繁杂的社会,其实每个人都要面对非常多的选择,如果你心中没有鉴定的原则,那很有可能会很困惑。比如老板叫你去加班,而你又想要陪伴小孩,该怎么选择?有些原则很简单,却很有效,比如说诚实、正直,虽然在小的方面偶尔会遇挫,但大的方面一定是有益处的。

管理其实就是这样的一门艺术,像在走钢丝,得掌握平衡,而平衡他的则是像书中所写的那些一项项的原则,以及维护原则与体系的各种方法、工具、技巧。

一个公司的企业文化其实也是通过这样建立起来的,如果公司人们工作中的原则有为了成就伟大事业,对不应妥协的事情就必须坚持立场、寸步不让,那公司的企业文化就会有坚韧,而不是和稀泥,如果公司人们工作中的原则有相信极度求真和极度透明,那企业文化就会有追求高标准。这样的工作原则,书中列出了几百条。每一条都值得细细揣摩。

我相信如果企业员工都按这些原则行事,这样的公司不可能不伟大。这本书我可能得思考很久。

《原则》

小头控制大头

最近小头控制大头的趋势有点明显,需要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了。害我还去搜了一下台湾、香港红灯区的情况,台湾这么民主自由的地区竟然红灯区不合法,香港还有一楼一凤打打擦边球呢,当然像亚洲四小龙里面新坡还有合法红灯区的,韩国倒是不知道是否合法,所以说难怪香港跟台湾这近况是越来越差,开玩笑哈。

其实像红灯区这些性工作者,要是都领有牌照,定期健康检查,依法缴税,你说该多好啊,套用一句广告词,叫:你好我好她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人的本性,难以抑制,由于色情、赌博产业导致的治安混乱,那是治理的问题,新加坡不就管的很好。你看由于他们出色的国家治理能力,都可以拿来当威权主义国家挡箭牌了。

通过资料检索,惊奇的发现他们的价格竟然还比中国便宜,可能这也是由于合法导致的物价公开透明,不像中国这样哄抬物价不说,还得担心治安处罚条例第66条。不过中国,避孕套广告都不让打,更别提其他的了,可能是为了防止保暖思淫欲,要是太公开导致无产阶级的暴怒就不好了,不让其合法,让大家距离稍微不那么拉太开。其实,该怎样还是怎样。

说了这么多,真是佩服我这个理论派研究人员。搜一下WANNIMAL拍的写真提高艺术修养吧,喝杯水冷静一下。明天好好上班,这才是正道。

 

政治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晚上在YouTube上看了很多关于香港劏房的影片,感觉听那么一描述,确实不上街都不行了,非常压抑,非常惨。不过再看一下中国的贫困地区的介绍视频,都得看快哭了。香港那种就根本不算什么了,毕竟还能花5000一个月租房。

要做到感同身受确实不容易。贫困线每年的指标的都是提了又提,但仍旧跑不过通货膨胀。现在一年3000块的贫困线,合计一天8块钱。一天八块能吃点啥?

在网易这篇文章:被贫困线掩盖的贫困 ,里面就写了 “中国作为GDP排名全球第二的大国,贫困线尚不及全球最贫困国家的水平,这就是现实。”   网易另一面:被贫困线掩盖的贫困

 

当欧洲涌入大量难民的时候,大家在嘲笑圣母,活该,现在想想其实应该羡慕他们,有优渥的生活条件,才有圣母的资本。如果我自己饭都吃不起,我会花心思去同情、关注那些也需要帮助的人吗?我现在挺想当志愿者,力所能及的去帮助一些人。

同理心同样适应于香港,大部分中国人应该想不明白香港人为什么要游行。DW:为什么大陆人不理解香港人的抗议行为?

最近的香港事件让我想了很多东西,教育的方式不同塑造不同的人民,在中国除非触及一些大家觉得很根本的事情,才会有反应,比如房子,比如小孩教育。否则大家都会选择忍耐,给执政者极大的宽容,当然不管这宽容是主动还是被动,因为当你准备去搞清楚一些常识的时候,你有可能就已经犯法了。

本来香港同胞上街游行没啥,站我个人的立场,是羡慕加同情,有这个权利真是好啊,反正我长这么大是从没参与过游行。但后来事情有点失控,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本来应该是争取国内民众的同情,争取全球各国的关注,再加上香港作为重要的金融中心,合理的诉求有概率能够得到解决。

现在这样子,国外不好发声,再怎么说也是中国内政,国内被政府宣传机器一传播,用官方的话来说,就是伤害了民族感情,大概率让中国民众觉得,一帮被煽动无名怒火不知往哪里发泄的香港人走上街头,将所有的不满怪罪于香港政府。就算给你一人一票,感觉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香港人是内外皆失,越来越糟糕是必然的了。

香港警察的行为在中国大陆来看是极度克制,而在香港人看来,则是暴警,黑警。标准不同,看待事情就不同。其实鸡蛋跟石头碰,怎么也得站在鸡蛋的一方,香港再怎么闹,顶多应该就是按统一标准,谴责极个别暴力分子以及那些故意歪曲事实的媒体,那些群情激昂说要解放军进香港镇压的群众大概率是得了幻想症,以为能镇压香港就不能镇压你了?香港人还是有些资本的,等轮到你遇到有啥不公不义的事情,上访无门再激动也不迟啊。

中国人民如前面所说,受的教育不一样,坚忍抗压,毕竟中国几千年来都是这样跪过来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不图啥个啥。经济过得去就行,百姓安居乐业,等不爽的时候,骂政府照样骂翻天。

政治其实是一件挺复杂的事情,而且是一件谋利的工具,毕竟屁股决定脑袋,通常都不像表象那么简单,就像香港元朗说白衣人持械殴打游行的香港黑衣人,查了一下,元朗属于新界,而新界那边的原住民,有丁权盖丁屋,三层小洋楼,几千万豪宅,自然不愿意动荡,前几年就爆发过冲突。而香港一边住着3、4平米的劏房,一边又由权贵阶级把持着楼盘,环保团体阻挡着填海造地,政府里面各种利益的交织,你说能怎么办,还不是无休止的拖着。香港民众素质再高也禁不起这么消耗。

中国则又有不同,教育模式导致民粹主义抬头,前几年就喊:

宁愿中国长满草,也要收复钓鱼岛

宁愿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

后面就是抵制乐天,抵制韩国

反正中国政府这手转移矛盾或者搞人民内部斗争的手法玩的炉火纯真。

最近打贸易战,中国全部梭哈,利用制度优势,我看你美国总统怎么选连任。

宁愿中国人人苦,也要搞死特朗普

想必这口号大家也会群情激昂吧,唉,政治啊政治。

IMG_20190824_085728

 

 

 

香港

当一件国家不想报道的事情都能在朋友圈刷屏的时候,说明事态已经很严重了,比如最近的香港公民运动。

为了学英语,我偶尔会去国外翻翻新闻看,发现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经常吵的不可开交,各自支持的媒体,比如CNN跟FOX,经常在同一件事情上报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再加上我英语又不是太好,时常看的比较纠结,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

英文看不懂,我就看中文的。后面我就找台湾的新闻或者媒体节目看,支持国民党的蓝营媒体跟支持民进党的绿营媒体也是各执一词,发个大水,蓝营管辖的区域淹水,绿营媒体报道水淹的多高,蓝营媒体报道水退的多快,真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这也许就是政治吧,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使用各种手段。中国是一党执政,在这个方面看点自然没有国外多,官媒通常都是一呼百应,也就是我们说的官宣统一口径,有党的纪律,不是官宣也得看着官宣的动作,防止自己一不小心碰了红线封了号,所以才有自我审查。

官宣动作统一的缺点就是反应会有点慢——得等上面发话啊。美国把中国设定成汇率操纵国,我早上起来刷手机看到的国外媒体的新闻,等到中午十二点了国内官方媒体还没消息,腾讯、网易、搜狐这些都看了个遍。差点以为早上看到的新闻是幻觉,等到下午才密集看到统一的官宣:美国无耻,霸权主义,巴拉巴拉。事件我们不论,但媒体反应速度确实有点跟不上特朗普的发推速度了。

香港的事情似乎也是这样,两三周之前国内似乎很少报道,而最近媒体大军开动,铺天盖地的报道,各种自媒体也是不遗余力口诛笔伐,一小撮香港的暴徒,煽动无知无畏的小青年企图推翻香港700万市民赖以生存的家园,再加上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在背后操纵,这个事情中央是不出手不行了,看着这个群众氛围,似乎大家对再出动一次坦克都觉得无甚大碍。

按照常识,民众应该智商大部分差不多,谁也不会比谁聪明多少。香港人按道理说接触的讯息更多,不说聪明多少,至少也不会太蠢吧。一两百万人上街,要不就是我傻,要不就是他们傻。目前按国内媒体的报道,肯定是他们傻,蠢的蠢,坏的坏。我只能说明显说不过去啊。

最通常听到国内自媒体的说法是:香港殖民时期没有选票,现在说什么一人一票真普选,当时干啥去了。以前咋不上街,现在瞎闹?

这个说法,听起来确实是很有说服力的,但仔细想想其实不对,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吗?问问香港人自己就好了。预设立场总是不好的,以我这种浅显的思维,只能猜测他们对现任政府很不满意而已,不管是经济发展不够快,贫富差距过大,还是心理上对中国不认同,觉得自治权被剥夺,总之总会有一堆上街的理由,不然一两百万人总归不是为了寻求刺激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