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

说梦

小时候晚上做梦多,白天做梦少。长大了晚上做梦少,白日做梦多。

小时候的梦

记得小时候做过一个动画片的梦,动画片内容和我看过的都不同。每天晚上都接着前一天的梦,成了一部动画片。特别惊奇。看外星人的书,做梦就梦到外星人把我劫走,吓醒过来睡不着。
白日里懵懵懂懂,不曾想太多。

长大了的梦

长大了,梦少了。也许是白天上班太累,晚上不做梦,反倒白日里做梦多。大清早走在去地铁的路上做梦要把老板炒掉,等地铁时做梦飞来一笔横财,不用如此辛苦,到了公司打开电脑开始发呆,何时才是个头。

梦哪去了

老师问小朋友,长大了你梦想做什么工作?老师,我要当科学家。或许我也曾被老师这样问过,可不记得了。如果现在问我,我会语塞。
想做什么工作,梦哪去了?刚工作时我想做伟大的事情。在宏伟的建筑上刻下我的名字。发现实现起来着实辛苦。

工作第一年,我在山西某个煤矿上做一个工业安装工程,一待待了大半年,大年三十才回来。荒郊野岭的,每天就是在工地干活,晚上也要加班,放假要盼老天爷下雨,晚上去矿上的澡堂洗澡倒是挺舒服。

接着做了其他的一些工程,公司看我挺机灵,把我调回了机关。做一些电脑上的设计工作,说是设计,其实挺枯燥的。不过这比项目上好,我每天画图画得不亦乐乎。钻研得也多。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

第三年集团开始物色一些人组建团队。机缘巧合,我在的公司做这块比较好,拿了些奖,我也跟着沾了光,于是就到集团工作。跑集团来平台比较大,加之领导是个小年轻,想法多,冲劲足,跟着事儿也多。勤勤恳恳画图已经不适应,领导说这都是些低端的工作。

于是我开始写方案,写汇报,做PPT,做产品原型,构思各种东西。由于进入了学习恐慌区,每天都十分焦虑,一是担心东西做不好挨骂,二是搞的挺多东西觉着没意义。心烦气躁。

到现在三年多了,离当初的梦还远着。

追梦

梦想是遥不可及的,能轻易做到就不叫梦想了。有挺多想做的事情。学英语,学编程,打架子鼓,设计一个漂亮的个人网站……现实就是暂时还没做好一样,我也许会心血来潮的学几天英语,买一本编程书,逛淘宝看看架子鼓,捣鼓下网站,但都没有持之以恒的去做。

这一年的时间太快,快得我觉得照这样我都做不成什么事情。他们说,年轻人,你需要多沉淀沉淀,往后的路还很长。可我太急切。

这一年里我认识到了一些自身的弱点,很艰难的在加强,有时候也感到无能为力。我认识到团队管理的重要性,感觉管理是一门高深难以掌握的技术。

这一年里我几乎没怎么写博客,因为平时要写的东西太多,技术文档、各类文件动辄几十页,写完已经精疲力竭,即使有时间我也宁愿消耗在无聊的电视剧里。不想总结更多东西。

梦在前方

打下这个标题我开始鄙视自己,照例来到了鸡汤与鸡血环节。其实只要自己目标明确,踏实去做,这种鸡汤与鸡血本是不需要的。

听过一句话,叫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当我要作出选择时,一定是因为自己想清楚了,而不是觉得累而放弃。

明年我要考一门比较重要的考试。考试不是我擅长,但要努力做好。我想慢慢去做前面那些喜欢的事情。工作上,希望团队能有突破。哎,一点都不励志。就这样吧。

 

今日阳光好

前几天阴雨连绵,冷得不行,入冬的衣服都穿上了。这两日是难得的好天气,中午在办公室窗户边晒太阳,突然有种错觉,似乎手头的事都不紧要了,像是回到了读书时候在草坪上晒太阳的时光,什么都不想,脑袋一片空白。

我们要成立公司,做自己的产品,一切从零出发,要做的东西太多了,时常感觉喘不过气来。上面要应对领导的高要求以及变换不停的想法,下面要安慰同事,分担他们的压力,让他们有序高效的工作。可安慰我的只有我自己了,情绪调节这种本领,可不容易学会,我有时烦的真想甩手不干,过一阵也就好点了。

今日阳光好,希望接下来几个月都顺利。再回首,都是一些小事情。

记录一下浪费时间的感觉

昨晚外婆打我电话,接听之后照例没人说话:她总是摁到手机拨号,自己却不知道。我随后又回电话过去,她很高兴我打了电话过去。每次回去外公外婆都要让我重新存电话号码,设定快速拨号人,过不多久就弄没了,继续等我下次回去再给他们输入。

现在能和家里人见面的日子越来越少了,虽然回县城也就一个小时的高铁,但总是不想动,也许,回去了也不知道干嘛吧。

上午八点多起来,一直在网上瞎逛,整个一天能想起来做的事就是中午快进看了一部科幻电影,因为已经看过又忘记了。大学时候看了太多科幻电影,网上一搜的那种科幻电影推荐top100 200这种几乎都看了,写过影评的几乎没有。两点睡觉,将近四点妹子回来她说困,陪着她又睡了半小时,起来在家转了两圈,我说没吃中饭饿,她去做晚饭,我继续在电脑前上网。觉得还是得留点什么印记,不然今天也过得太浪费了,至少记录一下怎么浪费的。

这时候我想到的那句经常见的话:当你忙的时候不去做某件事,有时间也不会去做。真是对极了。

老板脑洞大开让写合资公司商业书,我又不是这个专业的哪会写啊,心事重重嘟囔两天了,还找了读MBA的表弟问了。昨天一天在开会,今天有时间我也不想写,还有个PPT估计得改一下。

不像读书时候,可以很舒服的浪费时间。现在浪费时间有负罪感。

老婆饭做好了,吃饭去。

为难自己

工作以来就是持续焦虑的状态,只不过不同时间程度不同而已,脸上时不时冒出的痘痘证明情绪还是很影响内分泌的。当我细想焦虑的原因,然后好好按照设想的步骤解决时,程度会轻一点,当我逃避不去想它时,它会加重。

其实有时不必那么努力的,浑浑噩噩也能过,可我就想把事情做好,交待的任务一定要尽力做好。这种状态,一点都不像在僵化的老国企中:喝茶看报混日子。

“我工作不是为了钱”,在工地上做苦力的时候我这么和同事说,我也确实不是为了钱,至少大部分不是。想要赚到———中间分心去查了二十分钟如何实现财务自由,有意思的是当我打出如何实现后,自动填充的第一个选项就是财务自由———足够享乐的钱似乎靠工资是不够的,如果是温饱的话我早已解决。所以我努力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前段时间看哲学科普书,把哲学家生平粗略过了一遍,知道了康德是乐观派,而叔本华等人则是悲观派。小时候家中的柜子上就有一本叔本华的书,年纪太小,看过现在都已经忘了书上说的什么,但我怀疑它对我有影响,总有一点点小悲观。

还有一件事就是小时候在我爸工作的单位看到刚毕业的年轻女大学生,等我长大再去单位还是看到她了,已经嫁人,嗑瓜子聊天烤火上班。当时在想,天呐,人的一生难道一直这样吗,每每回想起来,觉得真可怕。

可大部分,就是这样吧。永远会困在一个阶级一个范围内,要做出超越的事情并不容易,需要极大的勇气与毅力。

好啦好啦,拖拖拉拉一边上网一边在写很低落的文字,其实过得还不错的。

前几天刚去了内蒙古草原一趟,地广人稀,蓝天白天,空气很好。今天又放空一天在休息,晚上看了迷航3。公司每人发了一部新手机,感觉大屏幕高端点的安卓机挺好用,于是就把新买的苹果6s换了。最近还看了一季哥谭镇,发现可以中英字幕切换,不知是电视简单还是英语有长进,整个一季的电视我都开的英文字母看的,无碍,挺高兴。

心情又好了不少,别为难自己,好好过。

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

一边开着奥运会,世界大同,一边是内战不断,炮火纷飞。

最近看的也只有王宝强和奥运会了,新闻对国外的报道似乎不多,即使有也是这里失火那里暴乱,资本主义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感受不深刻。

邮箱里TIME推送的邮件看到一篇说叙利亚内战的文章,焦点是坐在救护车上的男孩,刚又看到推送,说那个十岁的孩子已经死了。视频中,他满身是灰,用手掌擦满是血的脸,似乎还没回过神,看视频时想着已经送上了救护车,应该会没事吧,没想到死于内出血。

心中五味杂陈。

叙利亚内战,大国暗中较劲,将别国变成了角斗场。万一战争升级了呢?脆弱的和平。

 

又干了一件没想明白的事情

今天去买了嵌有石头的戒指,俗称钻戒。我看过电影血钻,也知道钻石的价高不过是炒作垄断的结果,可这些并不重要。其实这钱应该是花着买感受的。当时很爽快的给她买了一枚吊坠,两枚戒指。直接卡里的钱就刷完了。我的没看到中意的,并且更重要的是没钱了。只有等过段时间再说。

今天那几个服务我们的店员可高兴了,送了一对玻璃罩着的镶金娃娃,然后组织所有店员一起在唱歌,还有两个店员在边上放了礼炮,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妹子口上说石头啊太贵了啊什么的,真买了却高兴得不得了。出去就带上了,我就担心她这个马大哈还没多久就会弄丢,那还得再买。

人生就是一直在干没想明白的事,也许凡夫俗子就是这样吧,想反抗世俗,却又默默在遵从,只有不一般的人才能打破阶级的局限。

逛一天回家后,看到物业在门上贴了单,要交两千的物业费,一脸懵逼,哪有这么多?再想想还有一笔信用卡要还,此时我只想唱一首乡村轻摇滚风格的歌曲表达我的内心:男人就是累。

又建了一个网站

是的,我又建了一个网站。

小白建站,无非是下个模板,改改代码,上传些图片。不过这次我还是有些想记录的。

又一次思考了写博客对自己的意义,就像对人生对婚姻的思考一样,我时而明白,时而迷糊。写博客成了一种习惯,几年间,心血来潮会注册域名购买空间同时搞两三个网站,偶尔只剩下这一个站在写东西。今天打包博客上的文章转移,发现有接近500篇文章了,其中大部分只对自己有价值吧。很长一段时间文章都非常“水”,纯充数,接下来,在新网站上注重质量,不为更新而更新。

编程和英语。我认定物联网是下一个引爆点,编程一定会像打字一样是一个基础性的要求,同时为了更好的和外界交流,学习先进技术,英语也必不可少。目前我有一份别人眼中非常不错的工具,但我自己却觉得困在了笼子里,安于一隅,斗志不足。在新网站上把这两项设定为一个专题,持续学习。

最近家里多了一条狗,和一个扫地机器人。两个玩意都傻傻的,萌萌的。

 

英雄崇拜

下午看完了《妙警贼探》 (White Collar) 第六季,印象中有很久没看了,不过当发现它在14年就完结了还是有点小惊讶,原来我有这么久没看了。以前一直看的一部《超感警探》(The Mentalist)也在几年前完结。印象中看的大部分都是科幻片,其次就是像这种有聪明角色的剧了。

看着电视似乎自己化身成他们,聪明绝顶,幽默风趣,高大威猛。

一定得把崇拜化为动力才行,不然就真成做白日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