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老川普那样养孩子,后果太严重 |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施乐遥

2020年7月中旬,Mary Trump, 总统哥哥 Fred的女儿,出版了新书,标题是: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Man (《太多了和永不够:我的家族如何造就了世界上最危险的男人》)。啧啧,看这标题就是不是就觉得火药味十足?!

如果把这本书当成育儿的反面教材,颇值得一读。今天就跟大家聊聊其中缘由。

Mary Trump 的本科和硕士是英语文学专业, 现在是心理学博士, 在大学教研究生阶段的课程- – 精神创伤,心理病理学, 和发展心理学。

她出生不久,父母离婚了,她的父亲 42岁去世,她是 Trump 家族的一份子,目睹经历成员之间如何相互对待,同时又是一个冷眼旁观者。当年纽约时报报道Donald 偷税 $400m 就是她提供的证据。

她说写这本书是为了揭示 Donald Trump 怎么变成一个 “威胁世界健康,经济稳定,社会团结”的人 ( “the man who now threatens the world’s health, economic security and social fabric”)。在这本书里她运用她的心理学知识和多年跟家族成员的交际观察, 分析了 Donald Trump 是“怎么养成的”。

Donald Trump 的病

Mary在获得博士研究期间曾在曼哈顿精神病中心工作了一年, 在那里她观察到不同的精神病人的状态和特点。博士毕业后,教授研究生之余,她也做心理咨询的工作。从她专业的角度,她对Donald Trump的诊断是:

  • 反社会人格障碍:自大,无视他人权利, 长期的犯罪心理
  • 依赖型人格障碍:无法做出决定或承担责任,对独处感到不自在,以及竭力争取他人的支持
  • 学习障碍:干扰他处理信息的能力
  • 睡眠障碍:每天要喝十二杯以上的可乐,很少睡觉
  • 其他疾病:他的饮食很糟糕并且不运

Donald Trump的病因 1: 家庭结构

Donald Trump的性格病因在哪里呢?在于家庭, 尤其是他的父亲对待孩子的态度和行为。所以这里就要简单介绍一下Trump家族。

Donald Trump 兄弟姐妹五人,他的大哥是Freddy (作者 Mary的父亲),大姐 Maryanne, 二姐 Elizebeth, 小弟弟是 Robert。他的父亲是 Fred Trump,纽约房地产商人,大地主;母亲是Mary Anne MacLeod。

川普总统讨厌移民。但他自己其实也是移民后代, 确切地说是 “移三代”。他的爷爷 Friedrich 原是德国人,18岁时为了逃避服兵役而到了美国。后来在加拿大开妓院和餐馆赚到了钱,衣锦还乡,娶了比自己小12岁的 Elisabeth Christ, 但德国政府不给他公民身份,他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纽约。他的三个孩子,包括川普他爹 Fred,从小都是说德语的。(到了二战期间,为了不得罪犹太人租户,Fred就撒谎说自己是瑞士人。)

川普爷爷在西班牙流感中去世,留下300,000 美金的财产;他爹 Fred 当时虽然才12岁,就开始帮助母亲 Elisabeth 贴补家用,管理家族生意。Elisabeth 欣赏并信任儿子的生意天赋, 所以等他高中一毕业就合开了 E. Trump and Son. 公司 (当时在英美国家, 这种父子/母子企业很常见)。所以,Fred 和他母亲是商业合作伙伴的关系。

25岁那年,Fred 遇到了Mary Anne MacLeod, 传说是他当晚就回家宣布要跟她结婚。Mary 18岁时从苏格兰到美国,投靠姐姐,当时在长岛地区当女佣。

在这样一个家庭中,可以想象 Fred 绝对是“一家之主”,家里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都是听他的。而公司里上上下下,也都是听他的。

而Fred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玛丽对祖父的评价是:

  • 看重金钱 (越多越好);
  • 特别节省(他的大女儿和大儿子童年觉得自己是穷人);
  • 撒谎;
  • 逃税;
  • 爱夸耀,总用 “great,” “fantastic,”“perfect” 这些词;
  • 无视他人的情感需求;
  • 极度自信;

用一个词形容来总结就是妥妥一个 sociopathy , 就是我们现在常常听到的 “社交人格障碍”, “反社会人格”。通过遗传,也通过后面几十年的言传身教,他是把这一整套价值体系传给了Donald, 今天的美国总统。

Mary 和 Fred 结婚后,男主外,女主内;婆婆垂帘听政,会戴着白手套来检查她的工作。

而Mary…

View original post 564 more words

宁愿玩手机都不写博客

距离之前我想拍vlog已经过去三个月之久,我分期买了相机,买了灯光支架,买了麦克风,绞尽脑汁的拍了五个工作相关的视频,到目前似乎没有新的东西想拍了。

做一个视频,要想主题,写稿件,布灯光,拍摄,剪辑,找素材,分发到不同网站上。我已经是做那种超简单的谈话性质的视频,短短五分钟视频,少则七八个小时,多则十几个小时才能搞定。太难了,为啥看别人做视频很轻松很爽的感觉,自己做起来就这么难。不过我一开始心态摆的很正,要分享帮助别人,所以还是很开心的。

再过两个月又要考试了,三个月前我觉得还有时间,现在我又觉得完蛋了,肯定考不过的。于是一边焦虑一边刷手机,看油管上面的视频,就是不看书,甚至不想静下来思考,因为一思考就焦虑,更别提写博客了。还是得回复这个习惯,强迫自己思考学习。因为工作、生活太忙而不学习、思考、进步,实在太糟糕。

等发完这篇文章我要做以下几件事

1、设好每日闹钟,睡觉的时候手机不带进卧室,睡前看会书,思考今天完成的事情,写点东西都好,就是不能玩手机。

2、去看一会书

3、暂时还没想到,就这样吧

靠谱的人

最近拍了一些工作上的视频,总算没有完全辜负自己咬牙分期买的相机,让自己愧疚感少了几分。晚上到家,宁愿刷手机新闻也不愿意打开博客写文章,这似乎是一个不太好的现象——我逐渐放弃了思考。

放弃思考,过重复的日子是可怕的。这半年失眠的频率有点高,有时是为工作,有时是为自己,有时就是突然过了那个点睡不着。昨晚一点多我又睡不着了,翻开网上相册,十年前的照片映入眼帘,回忆一幕幕闪过,好多人的名字我的记不起来了,当中有同学,有同事,还有一些曾经欣赏过的女生。

大部分的人,可能只能占据你生命中的一小段,是人生舞台中的过客、群演。突然就伤感起来了,感时伤怀,回忆过去不应该是老年人的专利吗?老年人絮絮叨叨,说这过去的那些破事,其实年轻人没啥兴趣想听的,有时候迫不得已,有时候只是尊敬,不直说。希望自己以后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我到底想成为怎样的人呢?有段时间我觉得应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有段时间我又觉得应该变成爱你的人非常爱你,恨你的人非常恨你。终究没个定论。就一点小小的社会经验,我觉得当个靠谱的人是比较好的选择。

而且你终究会认识到,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平凡人。在平凡之中靠谱其实并不会给你增添什么光辉,但靠谱会增加别人对你的信任程度,应该会让自己过的更顺利一些。至于更多的人生感悟,我觉得以后单独开一篇,来聊聊我为数不多的悟出来的道理。

知易行难,也说拍vlog

成功之所以诱人,估计是因为你只看到成功的结果。

拍vlog这个事情拖延了很久,最近终于有点进展。买了相机,在尝试拍了100个片段后,发现光是对着镜头讲话就需要很多练习,然后是光线的问题,在看了N个教你如何拍vlog视频以后,又入手了一套灯光和支架。难怪说摄影穷三代,连个灯都这么贵。我只不过想拍个工作中的教学视频,讲座类型的,没想到这么惨,难道是我太强迫症了?

但看到某个视频说他拍一个几分钟视频,大概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自己这折腾的时间根本不算什么。难怪说做东西要做自己感兴趣的,没有那些热情根本坚持不下来。

这才刚刚开始,后面还得考虑写的脚本,以及学习剪辑后制。工作上的事情也忙不赢,还有考试的,我同步进行的东西似乎太多了点。

 

知易行难,也说拍vlog

成功之所以诱人,估计是因为你只看到成功的结果。

拍vlog这个事情拖延了很久,最近终于有点进展。买了相机,在尝试拍了100个片段后,发现光是对着镜头讲话就需要很多练习,然后是光线的问题,在看了N个教你如何拍vlog视频以后,又入手了一套灯光和支架。难怪说摄影穷三代,连个灯都这么贵。我只不过想拍个工作中的教学视频,讲座类型的,没想到这么惨,难道是我太强迫症了?

但看到某个视频说他拍一个几分钟视频,大概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自己这折腾的时间根本不算什么。难怪说做东西要做自己感兴趣的,没有那些热情根本坚持不下来。

这才刚刚开始,后面还得考虑写的脚本,以及学习剪辑后制。工作上的事情也忙不赢,还有考试的,我同步进行的东西似乎太多了点。

 

我在政府网站找错别字

整理以前待删的笔记,发现当时的一件小事情,挺有意思,记录一下。某日我在网上闲逛,看到某政府网站的英文翻译有问题,随手留言。不久就看到改正了。

改正_wps图片

捕获修改后_wps图片

今天偶尔看到这则笔记,又去政府网站逛了一圈。http://www.liling.gov.cn/

发现现在互联网+政务还办的不错,至少形式上还行。监督、检举之类的板块的每个政府网站都有,你只要提举报了,肯定会有回复的。只是我看到一些民众的检举的内容,有点尴尬。比如开头写 尊敬的父母官,事情说完了结尾写全体村民跪谢。汗。。。

从别人的眼中发现自己当初的影子

部门今年要做一些报表,简单的excel收集之类的,但东西有些繁琐。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一个同事,要求他能够做出可视化的结果,能在线填报,网上我看了一些数据分析的工具,还挺有意思的,简单的跟他说了以后就让他去看教程自学。

过了两周他跟我说,其他的跟着操作能做出来,但是数据库的搞不出。于是我抽了一点时间跟他解释数据库,发现还挺费劲的,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一些东西学会了以后,你不一定能知道怎么教别人也学会,教学也需要天赋的。我把软件厂商的叫过来,沟通以后再给她一些时间,希望能够有结果。

去年花了一点时间学编程,其实过程也是挺痛苦的,if else 折腾半天,会了以后就像开窍了一样,再做一遍就轻松很多。说实话零基础入门要学的东西还挺多的,我这人本来就容易分散注意力,什么东西都要好奇去搞一下,磕磕碰碰浪费了一些时间,好在学的东西似乎后期都能用上,所以也就这样了。自己专业上的考试没怎么花时间上心,编程倒是成了耗时最多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值得的事情,但暂时我是挺开心的。

 

我为什么学编程

刚发现了一个有点伤心的事情,我学编程可能是因为身边好玩有趣的事情太少了,或者有些好玩有趣的事情太费钱。编程这东西只需要一台电脑,你输入AB,他输出CD,而且网络世界有很多东西,只需要交网费电费就能一直进行下去。

你玩摄影,器材几千上万;骑自行车,好点的山地车也不便宜;健身跑步,营养品,健身卡;收集玩偶,cosplay,搞手作,画画,玩音乐……都是要花钱的,唯独上网打消时间似乎不费钱,上网玩游戏我比较菜,刷抖音啥的看久了也无聊,所以学编程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还能做点好玩的东西嘛,比如爬虫,用爬虫搞下来的数据库搞个网站之类的。我最近在看英文的scrapy文档,对着文档操作还是不错的,刚又看到一个超长的学习视频。也在这里存档,她还有个配套的网站 py4e.com  python for everyone。

疫情下外围人士的平凡生活

作为疫情下的外围人士,被迫闭关一个多月。中间有段时间十分烦躁,后面逐渐调整过来了,估摸着要是有什么意志力薄弱的,会活生生搞成精神病。自己宅家里不出去跟不让你出去是两码事,读书放假的时候我能一个月待楼上不下楼,看看剧,玩游戏。现在就老是想着有人关你,浑身不舒服。

好不容易中国这边好点了,国外又开始了。要求自己不看相关新闻,可惜又做不到,注意力全被吸引。湖南这里现存确诊病例已经清零,今天太阳非常好,小区大批的人带着口罩都出来了,三五成群在晒太阳。我一直觉得口罩这玩意实际作用大过心理作用,就我们这使用习惯,遇上病毒了铁定玩完。三五千医生被感染你说我们能有他们专业?不过群体效应,现在大家都戴上口罩了,出门也就带一个吧。

太久没这样舒服的在户外晒太阳了,我们家拿了个大垫子,晒到中午不想回去吃饭,于是点了外卖吃了,好饱好舒服。他们嫌热就先回去,我中午一两点顶着大太阳又晒了一个多小时:把失去的都补回来。还没回家我就觉得不对劲,应该是中暑了,头痛的厉害,躺床上睡了俩小时才缓过神,晚上打算喝点粥。

我不是停手停口的小贩,不是损失惨重的餐饮店老板,不是倒闭公司的员工,不是没有饲料的养殖户,不是有生命危险的医生护士,不是容易感染的武汉人士。虽然我可能再接下来的时间里承受一轮经济衰退冲击,物价飞涨,竞争激烈,但也没什么办法。希望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人跟家庭能尽快恢复吧。

健康好吃省事做一顿饭

有时候很烦吃饭,如果营养全面均衡也就算了,大部分时候的饭菜可能是既不营养,也不好吃。我一贯的观念就是,不能让人享受的美食就是为了维持生命,而为了活着吃东西毫无意义。为此我买了很多“代餐”,就是像饮料一样,里面把所有营养元素都覆盖了,不想吃饭的时候就喝一瓶充数,当自己吃了东西。我陆续看了很多王刚做饭的视频,偶尔手痒还照着做一两个菜,但总感觉这油放的有点多。油管上搜了一下外国人的做菜节目,我只能说,在饮食方面中国人还是可以有自信的。权当外国人这么吃比较健康吧。

健康好吃省事做一顿饭,有没有三者都具备的方法。